•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历史小说 > 白狼公孙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第四百二十三章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这几年中,上谷郡耕种没有办法再加以扩大,代郡、定壤,甚至五原郡那边土里含沙太重,农具上基本没用多少,原本打造农具的工匠这几年来几乎都抽调到锻造兵器、铠甲上,足一万五千多人,其中学徒就占八千,也只能勉强满足现在的军队供给……”

        随着李儒的声音,脚步走上石阶,有人上去打开工坊的大门,视野在里面开阔起来。

        与几年前公孙止过来巡察一遍不同的是,往日的几座锻炉,已经增加了十几座,周围的围墙也都拆除扩建,寒冷天里还穿着单薄短衣的工匠不时照看几座还燃着火的炉子,四周,有巡逻的兵卒,着两挡甲,持长矛从这边走过,负责守卫大门的两队士兵见到大步而进的公孙止以及军中几位将领,握紧了长兵,挺胸直腰,目光陡然像一把刀子直视前方。

        附近一座火炉旁,早已接到命令的考工令陈田旺,已快近五十了,上唇留有一字胡须,精壮的肌肉开始松弛,整个人比前面几年显得老了许多,见到李儒朝他招手,连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小跑过去:“见过主公?!?br />
        “你算是我麾下老人了,就不必多礼,带我四处看看?!惫镏古呐乃绨?,朝工坊更里面走去,视线穿过月牙门,几座高耸巨大的轮廓散发阵阵热气,就算是入冬,热浪依旧扑面而来。

        “我要的兵器就前面?”纵然这里面味道呛人,公孙止也不是那种娇惯的人,倒是后面的公孙续皱着眉头捂住口鼻,这里的气味让他很不舒服。

        第一座火炉面前停下,陈田旺从附近兵器架上取过一把白森森的刀刃,宝贝似得捧在手心,在典韦注视下,小心的呈到公孙止的面前,“……环首刀,脊厚,单面开刃,最利于近战砍杀,眼下根据主公建议,将它重新做出一定弧度,又拉长一点刀身,与骑战中,更利于劈砍,也能与弯刀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比弯刀更长,刀身更坚硬厚重,不易折断?!?br />
        “质量如何?”

        大氅掀起一角,公孙止伸手取过那柄微有弧度的战刀,拿在手中时,对面陈田旺的话语应道:“这口刀可配长柄手,也可安置单手短柄,刀身材质都是上好百炼钢经过不断加热折断锻打,去掉杂质、渗炭,最终形成刀胚,又用覆土烧刃技术,让这把兵器在不断厮杀中,依旧保持锋利?!?br />
        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剑身,嗡嗡……响起了轻吟,公孙止点了点头,赞许的看他一眼:“不错,弯刀固然可以骑兵作战,但并不适合每一支军队,黑山军善用环首刀构造防御反击,这批装备将来优先要给他们,就是材质上怕不能像这把一样了,就降一个档次,用镔铁来造,但将领必须人手一把这种百炼钢造出的环首刀?!?br />
        随后将这把刀递给身后的徐荣,“不久你就要返回雁门郡,抵挡并州高干还是要靠你了,这第一把兵器便是赐于你,冀州之战开打后,望你能拖住并州军?!?br />
        “末将肝脑涂地,也绝不让高干跨过雁门关!”

        身影一展披风,声音洪亮有力,嚯的单膝下跪,双手接过递来的战刀,捧在手心轻轻抚摸过明亮森寒的刀锋,顺手接过陈田旺递来的刀鞘,唰的插入翘里,系在腰间,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

        潘凤站在人群后,踮脚看了看那边,撇了撇嘴:“一把刀而已……”不远,李恪斜他一眼:“一把好兵器难道比一个婆娘差?”

        “……你懂什么,香莲可是夫人近侍,就算一百把这样的刀都换不了?!迸朔锊恍嫉钠?,似乎并不在意李恪疑惑的目光,随后又敷衍说了“这些我才不稀罕…..”这样话语几句,跟着公孙止继续朝下一个区域过去,陈田旺也一直在前方将附近铁架上的改进的物件一一介绍给众人。

        “这件是咱们大汉常见的盆领铠,原貌主公和诸位将军也都知道,盆领开口太大,显得臃肿不便,有时候甚至还会影响到视线,这几年陆陆续续修改过许多甲胄,这件算是改动比较大的,实用上,也最好的,缩小了甲领的大小,只到下颔小半指即可,并不妨碍脖子的扭转,又能防箭矢,甚至就算刀锋砍在上面,能挡数下而不裂开,主公啊,这要是给冲锋陷阵的猛将穿戴,根本不惧对方刀?;峁业讲弊由稀?br />
        “哈哈,这东西好,给我老潘做一件怎样?”

        潘凤陡然放大声音,挤开众人爬去前面,目光瞪直的上下打量木架上的这套铠甲,下意识的摸了摸颈脖,脸上嘿笑起来:“这下就不用感到脖子凉飕飕的了,再见到华雄……我也不担心他那把刀?!?br />
        “那你穿上……试试?!?br />
        “现在就穿?好好好!”潘凤迫不及待的将外面厚厚的衣袍脱下,连忙招手让陈田旺帮他穿戴,片刻后,甲叶覆身,有些冰凉凉的,不过潘凤却是爱不释手的敲响手臂、脖子上的铁片,“这下……心里就舒坦了?!?br />
        下一秒,抬起的视线里,一抹刀锋横挥,潘凤“??!”的叫一声,连忙将眼睛闭上,耳中就听的一声,金铁撞击的响动,身子受力的微微晃了晃,他睁开眼,弯刀驾在肩上。

        “陈工令,像这样的铠甲要多久能列装将领?!惫镏故栈氐?,一边往前走,一边与怔了片刻的陈田旺说起话。

        “这……明年开春会有几副,不过士兵的甲胄,会在普通的皮甲上,装一个小领,多少能?;ひ坏??!?br />
        “我也不指望这一两年内,全军换装,毕竟北地物资匮乏,要用到的地方很多,能挤出这点东西,在你手中坐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出乎我意料了,不过往后两年,将士们身上的甲胄多少要比现在要好一些,这点,你我都要尽力才行?!?br />
        “主公,放心,田旺一定尽力……”

        话语随着身影去了前方,观看更多改进的东西,甚至也有一些农具,不过大多还只是一些概念上的东西,能不能适合北地土地耕种,还需要许多时日来实验和改进。

        后方,潘凤脑袋还在嗡鸣……伸手摸了摸盆领上的刀痕,下一秒,傻笑起来。李恪伸手拍拍他圆脸,“你不娶香莲了啊……”

        “命重要……”潘凤像看傻子一样看他,穿着那身铠甲,扭头就朝前追上去。

        ……

        天光西斜,到了下午,风停了一阵,公孙止一行人这才从这片工坊里出来,冬日的余晖没有一丝暖意,偶尔刮起风扑在脸上,沉默了一阵,他招手让李儒靠近。

        “派人去通知那个许攸,就说我在官衙见他?!?br />
        风呜呜咽咽又吹了起来,天色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