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第十五章 家务事

        “嘟嘟嘟……”

        通讯器中响起一连串忙音,外面落日的余晖顺着落地窗挥洒进硕大的办公室内,映照着办公室内几人的脸颊。

        林海峰放下通讯器,眯着眼睛,不做任何表情。

        林天雪的表情跟她老爹如出一辙。

        弗兰看看林海峰,又看了看林天雪,最终还是端起茶杯,轻抿着茶水,表示自己不想参与这些家务事。

        而在林海峰身后,一个戴着面具的高大身影,隐藏在墙角的阴影之中。

        “这叫什么?”

        还是林天雪率先开口,并没有怒意,只是平平淡淡,冷冷清清。

        “这叫警告,文宇在警告你!”

        “你知道,文宇惹不起,我惹不起,你惹不起,整个燕京绑在一块儿都惹不起,他现在谁都惹不起?!?br />
        林海峰又强调了一遍此事的严重性。

        “不,我不是说文宇,我是问你,我的爸爸,这叫什么?”

        “警告?还是敲打?故意不告诉我文宇需要那张底蕴级技能升级卷轴,故意不告诉我孙雪薇是文宇要保的人,故意将底蕴级技能升级卷轴的情报透露给我,哦哦,对自己的女儿还用上了这些手段,爸爸,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林天雪言语中充满了怨气,聪明者,自然明白此事的前因后果,事实上现在在司令部的四个人,都是聪明人,但更聪明的,显然不会将这件事情明明白白的摆放在台面上。

        所以,林天雪,依旧不够聪明。

        也许是性格,也许是身在高位之人是她的父亲,总之……林天雪就这么说了,说的明目张胆,落落大方……

        “砰!”

        办公桌被一巴掌砸的七零八落,此刻的林海峰头冒青筋,一巴掌拍碎了办工桌还不算晚,老头腾的一下站起身体,指着林天雪的鼻子破口大骂!

        “是!我就是在警告你?。?!你看看你,你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在军队中搅东搅西,军队那是国之重器,又岂容你一个妇道人家插手!”

        “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你当这些东西我不知道?我都知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老子早就一枪毙了你!”

        林海峰愤怒之情溢于言表,而林天雪只是满脸冷笑,直到林海峰骂完了,喘着粗气坐在了椅子上,林天雪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爸爸,什么叫搅动搅西?什么叫妇道人家?你就是看不起我是个女人罢了,我知道,你们老一辈都有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没关系,我不怪你,但是你要明白!”

        “林狂流早死了!死了!他死了?。?!你没儿子了!你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和玉琼才是你的亲人,你不培养我你培养谁?培养那两个复制体生出来的杂种?”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林天雪的脸颊肉眼可见的红肿起来,这一刻,林海峰反而平静了下来,他面无表情,情绪尽数内敛,只是身体轻微颤抖……

        “滚出去!我只说一遍,给我滚……”

        轻言轻语,却预示着林海峰早就愤怒到了极点,林天雪只是轻轻揉了揉脸颊,伴随着肩膀上的小魂兽轻轻跳动,能量波动缓慢传递,不消片刻,脸上的红肿便已然消失。

        林天雪恢复了以往的高冷风范,看都不看一旁的弗兰和阴影中的天神一眼,径直走出办公室。

        “砰?!?br />
        办公室的大门被暴力推开,露出门外方白苍白的脸颊。

        林天雪扫了一眼方白,语气平静,却蕴含着一分不容置疑。

        “跟我回家?!?br />
        ……

        听着办公室外两道脚步越来越远,林海峰整个人蜷缩在椅子上,双眼茫然。

        无所不能的林海峰,遇到了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我先出去了?!?br />
        弗兰也不想在此地当个碍眼的东西,简单跟林海峰打过招呼,便径直走出办公室,这下子,房间内也仅剩下林海峰和天神狂流这两个“曾经”的父子。

        房间内寂寥无声,直到林海峰重重喘了两口粗气,对身后的天神问道:“林缺这一阵怎么样了?”

        林缺,林海峰的孙子,虽然是两个复制体生出来的孩子,但经过多方鉴定检测,甚至连文宇都亲自查验过,确定这个孩子与正常的生命体没有区别。

        这是林海峰的亲孙子,他姓林。

        这也是林狂流的亲儿子,但是……

        “交给保姆照顾了?!?br />
        身后的天神淡然开口,语气中没有一丝特殊的情绪。

        他并不认可这个儿子,或者说,新生的天神,连亲爹都不认了……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应该多去看看他,他毕竟是你的孩子?!?br />
        老人的叮嘱划过天神的左耳,然后从右耳钻出,这番话,五年来林海峰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但那又怎么样呢?

        血缘?天神的身体构成,倒是跟神兽种和唐浩飞的血缘更亲近一些……

        林海峰可能也知道天神狂流的想法,只是默默哀叹一声,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

        “小雪她……哎……她最近的动作越来越大了,不仅仅拉拢了秦天,还有那个叫做雷和马尔克斯的,我以前就提醒过他,秦天看似呆傻,但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他毕竟以前与文宇有些关系,而雷和马尔克斯,这两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正因为这样,我才一直都没有重用他们,现在倒好,该做的,不该做的,全让你这个好妹妹做了,我真的害怕有一天,她会犯下大错,惹下一些她处理不掉的麻烦?!?br />
        “她只是想给玉琼铺出一条金光大道,这没什么错误?!?br />
        天神为林天雪辩解了一句狂流活着的时候,母亲早死,父亲忙于工作,兄妹二人最是亲近,虽然已为人妇的林天雪对林缺并不好……

        但既然天神根本没想认儿子,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她抢了你的东西……”

        林海峰眼冒精光,语气郑重:“我这个位置,迟早都会是你的!”

        “哦?”

        身后的天神,隐藏在阴影之中,听着前方之人掷地有声的话语,嘴角慢慢扯出一丝冷笑。

        你喜欢的,可不一定是我想要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