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其他小说 > 地狱轮回站 > 第六百零三章∶悲伤的车厢

    第六百零三章∶悲伤的车厢

        (ps:本章节为二合一大章节)

        熟悉的朦胧感,熟悉的恍惚之间...当何飞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以经处于地狱列车的5号车厢之中了...

        “日他妈的??!这次居然直接进监狱了!我咋这么倒霉???”

        一声恼怒至极的大吼首先在车厢中响起并打破了车厢原有的寂静,这声音不仅立即将何飞从出神中拉回了现实同样也把车厢周围其他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人给吓了一跳。

        刚刚从地上直起身的何飞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身标准囚犯服饰的张虎正一边摸着自己的光头一边坐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骂骂咧咧,从光头大汉脸上的表情与身上的衣服以及刚才他所说的那句话来看...这一次...似乎张虎又被警察给抓进了警局严刑审讯了...

        (咦?我为什么要加一个又呢?)

        不错,张虎确实被进了警察局,自从灵异任务第二天上午在楼道被一群警察给当成入室抢劫犯抓走后,在警局看押期间,警方的审讯组每天都会提审他,并使出各种方式逼他认罪以及强迫他说出曾经的案底,由于不久前张虎曾有过一次拘留所经验他知道就凭他那张脸哪怕不认罪警察也不可能放了他所以这一次张虎并没有死不认罪,不仅痛快的承认了自己就是一名抢劫犯不说而且还把警方强压在他身上的其他罪名满口认了下来,看到这一脸凶狠模样的光头男如此痛快,一时间就连警方也有些诧异,虽然张虎的老实认罪这一次倒是没有受到什么皮肉之苦,但由于他认罪认的太过快速,所以当签字画押等一系列审讯流程过后仅仅第七天他就被从警局送往法庭进行宣判...庭审期间张虎的所有罪名成立,最后法院以入室抢劫罪、绑架勒索、拐卖人口等罪名判处张虎有期徒刑30年,剥夺政治权利30年!

        宣判完毕,一身囚衣的张虎便在大批武警的押送下开车送往了秋叶市监狱进行服刑劳改,当然,虽说进了监狱不过他也没在监狱呆多久,三天后,在任务期限第十天到达的午夜时分来临时,正在牢房睡觉的光头男便瞬间在监狱里消失了...

        别看表面上张虎因进了监狱从而避免了参与危险的灵异任务,可事实上对于张虎本人来说他却是极为恼怒与不情愿的,因为他张虎并非那种害怕冒险的人在加上这场灵异任务他基本都没出过力所以这也让此刻的他在恼怒之余其内心深处对其他队友心生一些愧意,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就这么倒霉又被警察给抓住了呢?最终在返回列车后一直压抑在他心中的不满才彻底爆发了出来。(ps:很多读者习惯用手机百度搜索地狱轮回站几个字,基本上搜索过后第一行都会首先出现百度小说里的地狱轮回站,在此我要提醒这些读者,手机百度小说里的地狱轮回站是彻头彻尾的盗版,手机读者只有先下载纵横app手机客户端才可以看到本书正版。)

        “喂喂喂,光头,你真是没准了!不...你就是个人才!看你这身衣服估计又被抓进警局...不...这次应该是直接进监狱了吧?”

        这句话是位于张虎左侧的程樱说的,是的,原本在之前的灵异任务中自从她因伤昏迷在小区门口后她便被小区巡逻的几名保安返现,随后又被赶来的警察开车送进了医院救治,但由于社区发生了人命案且经过线索调查证实程樱明显与这场杀人案有关,所以住院治疗期间昏迷不醒的程樱便自然而然的被警方监控了起来,其治疗病房外始终都有监视的警察,可事实上在接受治疗的第三天她就已经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然程樱何许人也?身为职业杀手的他对于警方的做派以及对嫌疑犯的处置手法她可是略知一二的,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程樱就一直不动声色的继续装作仍处于昏迷的模样,直到灵异任务最后一天凌晨时分来临她才被传送回了地狱列车。

        听到来自程樱的嘲讽,正憋着一肚火无处发的张虎便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那样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并立即辩驳道“草,你以为我想???那个煞比汪海滔根本就不让我和钱妹子两人进他的家,不仅如此居然还犯病似的打电话报警说我俩是抢劫犯,要不是最后我灵机一动拖了一个送外卖的下水否则就连钱妹子也极有可能被抓进去,你说对不对钱妹子?”

        说到这里,唯恐面前正用一脸鄙夷表情盯着他的程樱不信,张虎又赶忙将目光盯向了一旁刚从地上爬起的钱学玲并说出了上面那句话,至于钱学玲原本在回到列车后有些出神般的发呆,不过张虎的呼喊则让她反应了过来,回过神的她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依旧用有些出神的表情向程樱证实道“嗯...嗯,是的,张哥说的都是真的,要不是张哥急中生智我当时说不定也一起被警察抓走了?!?br />
        得到钱学玲证明的张虎一阵得意,可事实上他却不知道此刻钱学玲心里的真实想法,通过之前被鬼追的那番生死遭遇...钱学玲真的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和张虎一起被警察抓走,至于原因...没有人会比钱学玲自己更清楚了,虽然侥幸逃出红圈避免了死亡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也一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喂喂喂!诸位都在比惨是吧?我保证在场的人里没有人会比我更惨的了!”

        一道不甘示弱的声音立即盖过了张虎的喋喋不休,众人回头一看,只见正一边光着上半身一边解着胸口绷带的陈逍遥已经从地上跳了出来,同时那张充满痞气的连脸还用一副蛋疼至极的表情向对面的张虎几人苦笑道“我日...谁曾想这场灵异任务表面上是普通级,可事实上里面却藏了一只堪比困难级任务的地缚灵啊,要不是我机灵说不定这次回来你们就看不到我了?!?br />
        地什!地缚灵???

        陈逍遥此言一出,除了在灵异任务里和他有类似遭遇的钱学玲外,其余人皆是瞬间愣住了!是的,张虎是因为被抓没有参与任务并不知情,程樱虽知道有鬼但却并不清楚鬼的实力等级,甚至此时正一个人默默坐在车厢角落一张连椅上的赵平在听到陈逍遥的话后都是瞬间表情一变!

        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异常安静,一时间在场的众人虽然都不说话了,但实际上每一个人都在用怪异的眼神互相扫视着对方,或许是心有所感又或许是在听完这惊人的消息致使众人察觉到了什么...渐渐的,在场的绝大部分人在频繁扫视了好几遍车厢四周后他们则发现了一个让他们震惊至极的问题...

        安静了十几秒,面孔已经有些抽搐的张虎首先将目光看向陈逍遥问道“那个...和你一组的高继坤...死了对吧?”

        通过观察同样察觉到现场异常的陈逍遥其面孔一点都不比张虎好看到哪去,只是在点了点头后回答道“嗯...被地缚灵杀死了?!?br />
        张虎又把目光看向了程樱,程樱如今的表情也非常难看,可还不等张虎问出口她就已经提前回答了问题,然他的回答却非常简短,仅仅就四个字“徐振已死?!?br />
        “不用问我了,我这边也解决了?!?br />
        下一刻,在几人的目光刚刚扫向角落连椅方向的时候,原本默默坐在上面的赵平就已经在说完上面的那句话后一脸平静的站了起来,起身后的眼镜男先是面无表情的扫了眼车厢的周围,别看表面上这男人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没什么变化可当他扫视完一圈后...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那么便会发现...在他扫视完一圈车厢后他那原本平静的脸孔却是骤然一变,其眉头更是不经意间皱了起来。

        接着在众人集体难看表情的注视下,观察完毕的眼镜男则径直走向了前方那自从回到车厢后就始终坐在地上低头一言不发的何飞那里。

        听着站定的脚步声,盯着视线中自己面前的那双腿,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何飞终于缓缓抬起头并将他那略显憔悴的表情与目光看向了正低头望着他的赵平,对视了数秒后,赵平终于率先开口道“我记得你是何姚付江一组的吧?能不能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老弟?。?!”

        猛然间,张虎的一声大吼首先充斥了整片车厢空间,同时一行泪水也是在这一刻从他的眼眶中缓缓流出,这一刻,大吼过后的光头男就这样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痛苦的发出了些许抽泣声,但他却又把头低的很厉害...似乎是要故意掩饰自己的泪水那样只是重新陷入了一言不发的状态中...很显然,姚付江与他张虎的交情可谓是不浅,毕竟当初就是他亲自将那时还身为新人的姚付江迎接上车的,随着经历一场场灵异任务二人的交情也逐渐深厚,看姚付江本事不大但张虎却很欣赏这名青年的人品,说白了就是这青年的三观极正,与其他大部分登车的新人完全不同,就姚付江这种人不谈别的,单凭人品就值的一交,可惜...可惜的是向来好人不长命,这句话莫非真的验证在姚付江身上了吗?

        “呵呵...不会吧...付江老弟这么牛逼...他怎么会死呢?原本等这次回来我还想送他一个外挂王的称号呢,怎么...怎么会...”

        噗通...

        和张虎一样,与姚付江关系同样很好的陈逍遥在彻底认清了现实后...他则像是看到了一件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事那样瘫坐到了地上,满脸失神的同时其嘴里还不停的在嘀咕着什么,似乎极度不愿相信这件事是真一样,这是可以理解的,虽说整个队伍的人现都已经成为了他陈逍遥的伙伴,但同他脾气和的来的却是不多,脾气向来温和的何飞还行...不过何飞的幽默感却是差了些,所以他平时都很喜欢与姚付江开玩笑并互相语言攻击,这是他平的一大乐趣之一,同样在争吵间他与姚付江也渐渐成为了互相信赖的好哥们,可是...可是...望着车厢里已经消失不见的那个熟悉身影,一时间陈逍遥很难相信也很难接受这种现实。

        至于一旁的钱学玲则早已是泪流满面,别看由于性别原因她与有些害羞的姚付江接触的不算太多,然无论怎么说她都算是与姚付江属于同一时期的新人,是的,二人的登车顺序可以算是前后脚,并且一起经历过很多场灵异任务,从咒怨任务的同病相怜到后来二人的慢慢成长,在到不知不觉间两人一起成为资深者等等一切经历她都看在眼里,说起来姚付江甚至比她还要努力,开始的她好歹还可以依靠赵平,但姚付江为了能跟上大家的脚步却一切都在靠自己在打拼锻炼着,然而...然而谁曾想这名在她看来虽有些无能但心地却极为善良又肯刻苦努力的青年...就这样死了???

        可以说姚付江的死对于这个团队的人打击是很大的,先不提与其关系最好的何飞、张虎以及陈逍遥几人,就连平时高傲冷漠的程樱当在车厢里看不到那名善良青年的身影后其心里也是一阵难受,原因很简单,事实上对程樱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杀手来说按理说她不应该会有如此反应,可她毕竟不是机器人,她也有感情也有喜怒哀乐,有句话说的好...哪怕在讨厌的人与其相处的久了时间一长都会成为朋友成为伙伴的,确实,姚付江在刚登车的那段时间程樱倒也真没拿他当回事,通过对这人的观察她也曾认为这仅仅只是一个没啥能力但却强行当好人的家伙,这种人不适合生存在残酷的诅咒空间估计很快就会死在灵异任务里,然伴随着一场一场的灵异任务下来,程樱竟发现自己错了!

        是的,原本在她眼里活不了多久的姚付江居然硬是奇迹般的在一场场的灵异任务里活了下来,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姚付江也在不断进步,这名大学生逐渐克服了自身胆小的毛病,学会了资深者处理事情的方式,并且最难能可贵的是...无论这名青年如何进步,他那颗善良的心却始终未变,所以他获得了程樱的信任!在何飞因离魂陷入昏迷的那段时间里,程樱便把灵异任务中照顾何飞的任务交给了姚付江,以上种种...无一不代表几乎很难接纳同伴的程樱已经把姚付江视为了可以信赖的伙伴,人心隔肚皮,要知道这个世上能够得到一个值得信懒的同伴是多么的难!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姚付江却死在了这场灵异任务当中!

        此时此刻程樱的表情虽没有张虎、钱学玲以及陈逍遥几人那样激烈,但在不知不觉间她却是在长长呼了口气后低声说出了一句旁人几乎听不到的话:

        “姚付江弟弟,一路走好...”

        ...............

        在这现场一片抽泣与沉默的压抑气氛中,或许只有赵平是唯一一个对姚付江的死基本没啥反应的人,目前的他就如之前一样面无表情且情绪毫无丝毫波动的与坐在地上的何飞对视着...

        看着下方仍坐在地面上的何飞那憔悴的表情与有些失神的目光,刚刚问出问题的赵平也不急着对方回复,反倒是一脸平静的向何飞伸出了右手,注意到身前这名眼镜男伸过来的手后,何飞的表情先是一滞,最终犹豫了几秒后伸出了自己的手,接着赵平便一把将何飞从地上拉了起来。

        察觉对方的失神似乎有些好转,赵平先是习惯性的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不料还不等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已经从地上站起的何飞却抢在他之前用一副失落的表情低声说道“都怪我,是我的责任,虽说我当初倒是察觉出红圈的不对劲,但我却因陷入了犹豫之中导致没有斩钉截铁的放弃任务,所以...所以才会在犹豫不决中与姚付江一起踏进了任务的死亡陷阱中...是我的错,当初我要是放弃?;と挝竦幕?..他就不会...”

        啪!

        还不等何飞的话说完,赵平的一只手就已经拍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同时注意到对方这个动作的何飞也很自然的将目光投向了对方的金丝眼镜上面,可接下来赵平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用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对他说道“你不用在说了,通过刚才你说的那段话我就已经大体上猜了个大概...毕竟以我对你那谨慎性格的了解...你应该不会如此大意的才对...”

        说到这里,眼镜男先是一顿,接着便将脸略微凑近到何飞的耳旁低声继续说道“所以,是他硬拉着你进去的吧?”

        何飞表情一愣,不过赵平却不等他作何反应则又一次继续低声对他说道“正是基于此点我才会说姚付江的死你没有责任,当然了,既然姚付江已经死了,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我也不可能把这件完全是他咎由自取的事公布于众的,所以你不用自责,在我看来目前的你...不...包括我以及其他人在内我们所有人现在需要的是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在说?!?br />
        未完待续...

        .........................................................................

        作者公告:本书《地狱轮回站》的唯一正版只存在于网,手机读者则可下载纵横手机app观看本书正版,至于其他网站里的皆是盗版,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远离盗版,谢谢。

        .........................................................................

        ps:感谢书友冷寻雾的打赏!

        ps:感谢书友云中皓隐的打赏!

        ps:感谢书友暗紫夜华的打赏!

        ps:感谢书友书友55454138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