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六十七章 宗师,不用了,我来了! (二更)

    第六十七章 宗师,不用了,我来了! (二更)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票,推荐票。)

        什么人!

        五人都是大吃一惊,什么时候有人靠近了,居然没有发现,要知道,身为极限武道的修行者,哪怕只是最普通的打破第一次人体极限的极限武者,也体质大增,五感敏锐,比普通人强上数倍,即便在比武切磋时,若是寻常普通人靠近,也能够立即察觉。

        “你是……”

        五人循着声音,就看到了一名打扮像是寒酸,一身白色布衣,黑色白底布鞋的老人,不过无论是聂念年,还是另外的四人,都不会觉得老人是真的寒酸,因为老人虽然语气温和,身上却有一种难言的威严气质,这种气质如同自骨子里散发出来,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老人没有立即回答,倒是走上前来,在五人身前三米外站定,又上上下下打量聂念年几眼,直到看得聂念年浑身汗毛竖起,像是被扒光了一般,才见老人露出满意之色,甚至眼中浮现一抹惊喜,道:“不错,年轻人,你可愿拜我为师,我可以保你,十年之内,必定成就宗师之境?!?br />
        五人一怔,相视一眼,这到底是个高人,还是个大忽悠,至于聂念年,虽然平日自视甚高,也勉强算是南京武院三年级的风云人物之一,但还是有些自知之明,自己只能算是先天资质尚可,十年之内,也就是而立之年左右成宗师,那种打破五次人体极限的大高手,他是想也不敢想的,三十岁左右的宗师,以他们的社交圈子,不说见,就算是国内消息,而立之年打破四次人体极限的武术大师,也凤毛麟角,都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三十岁的武术宗师,好吧,虽然聂念年一直认为自己气质不俗,但也没有盲目自大到妄想的境地。

        “老头子,你有病吧?!?br />
        “不错,忽悠人也要备备课,本来还以为你气质不凡,现在看,怎么那么作呢!”

        “一点常识也没有,也学人出来碰瓷儿,还武术宗师,你飞一圈儿我看看,想教出一个宗师,别自己都不是宗师?!?br />
        能让聂念年面黑肝疼了这么多年,四个损粗的嘴怎么可能饶过人,噼里啪啦一通话,听得老人一愣一愣的,下一刻,老人肺都差点气炸了,这几个死孩子到底是什么嘴,说话简直让人棺材板都盖不住,呸!呸!自己还没死呢!

        老人差点气糊涂了,前些年那些时候,自己走到哪里不是有人前倨后恭,就算是那些六极、七极宗师,在自己面前也要执弟子礼,不敢逾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编排过,还是几个二十岁左右的熊孩子。

        好吧,不知者不罪,但他是真的看中这个八步崩拳打得精彩的年轻人,体质纯粹通透,骨骼强健,经络粗大,竟不亚于一般打破二次极限的武术家,虽然有新近蜕变的痕迹,但奇遇机缘,他见得太多了,最重要的是,那体质中透出的一种纯净,这在他逾百年的武道生涯中,所见过的,绝不超过十指之数,极限之路,就重一个纯字,所以他才有信心,看其底子不错,若是由他精心培养,十年之内凝结出神,打破五次人体极限,还是有很大的可能的。

        “喂,老人家你还不死心怎么的……咦!我勒个去!”

        几个损粗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聂念年也惊住了,因为在他们看来是个忽悠的老人,整个人浑不借力,缓缓悬浮而起,离地三尺,凌空而立。

        如果说,刚刚的老人只是给了他们一种威严的气质,那么此刻,就是一股真正的威严气势,即便有所收敛,但就算只是一星半点,也令得五人呼吸凝滞,至少打破五次人体极限的武术宗师,才能够有踏步虚空之力,这是世人皆知的,至于为何,不到那种境界,难以言传。

        “真的是……宗师!”

        “我去!特么的听说学院中比那些普通教授还牛的,就是那些客座讲师,意为学院的座上客,只有那些打破二次极限,晋升为武术家的杰出学生,才有机会得到这些客座讲师的授课,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见到活的了?!?br />
        “三连长,快拜师!日,以后老子也有宗师弟子的发小了?!?br />
        短暂的震动之后,四个损粗连忙催促,看向聂念年,露出艳羡之色,四人都有一些家世,眼光比普通人敏锐,能够妄言十年内教导出一名武术宗师的,自身有很大的可能,不只是一位普通的武术宗师,而超越五次人体极限之上,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视线。

        六极宗师吗?

        聂念年亦是心生摇曳,这是他平日里不可望,不可及的存在,现在居然看上了他,换做以前,他想也不敢想。

        拜师吗?

        本来应该很干脆的,但不知为何,聂念年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那位苏伯伯的身影,对方的指点,令他这几天如脱胎换骨一般,虽然不知道那位苏伯伯到底是什么境界,但想来至多,也就是一位武术大师……那就算如此,又如何呢。

        好吧,为了气质!

        “念儿你犹豫个屁!快拜师!”

        “快点,要不我们替你行礼!”

        四人催促,却见聂念年一咬牙,连续深吸两口气,先是朝着老人躬身一礼,不等老人露出笑容,就起身道:“多谢前辈看重,但晚辈不能拜师,因为晚辈已经有师父了?!?br />
        有师父了!

        老人微怔,既而也就了然了,能够指点其将一门普通的武术家的拳法改进到达这一步,令他都赞叹不已,至少也是一位宗师级人物,甚至一般的武术宗师都很难做到,极可能是一位六极宗师,甚至七极宗师,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老人并不认为,对方能够超过自己,那些与自己同境界的,都不在江苏境内,但他也没有与他人抢徒弟的道理,只能说有缘无分了。

        “聂念年!你特么脑子有屎,你哪里来的师父,难道是你家里那个什么新来的苏伯伯?!?br />
        “不错,聂念年你昏头了,你说那苏伯伯最近指点你练拳,但再厉害能比一位宗师更强,也没听说你拜师,你这是脑子抽筋了还是进水了?!?br />
        “是啊,一个四十来岁的人,和你老子一起长大,顶天了就是一位武术大师,你不要舍本逐末,现在什么时代了,师法百家,又有什么不行的?!?br />
        四个损粗怒了,几乎指着他的鼻子说话,聂念年不说话,知道这几个损粗是真的生气了,他已经好几年没听过他们喊自己的名字了。

        老人却在心中摇头,师法百家,那是对于一般的极限武道修行者,到了他们这样的身份和境界,师法百家虽然不错,但真正的师父却只能有一个。

        等等,苏伯伯,姓聂!又在这军属小区前的街景公园。

        老人心中一动,看向聂念年,道:“你可是聂九青那小子麾下,聂庚午家的小子,你那伯伯,是不是苏乞年?!?br />
        “前辈你知道?”

        聂念年错愕道,聂九青三个字,可不是一般人能喊出来的,还小子,这年岁、辈分得有多大,还有他那苏伯伯的名字,居然也知道,难道是熟人?

        轻吸一口气,老人脚踏实地,颔首道:“算是故人吧,能带我去见见你那苏伯伯吗?”

        这……

        聂念年有些犹豫,能唤聂九青小子,是对头的可能不大,极可能是熟人,况且似乎年岁辈分很大,苏伯伯与其差距不小,结怨的可能也不大。

        “不用了,我来了?!?br />
        这时,一道平静而显得悠远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