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两百一十七章 天龙,锁天祖地!
        (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br />
        纪元之墓前。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苏乞年迈步,此前的三位准王,他无能为力,天龙甲加身也只能勉强自保,但若是同辈强者,他有无敌心,不逊于任何人,只是缺少时月的打熬,终有一天,当如身在玄黄大地,盖压同代,难逢抗手。

        这是属于他的武者之心。

        敖顺的脸色很难看,纪元之墓之行,本来将一切可能的变数都了然于心,却没有想到,锁天一脉一下出世了两大高手,甚至接连埋葬了两位无上王者,以及三位准王,这怕是整个人族数十年来陨落的,最多的无上强者。

        看远方走来的那位新晋的锁天一脉传人,这位南海敖家十七太子的心情很糟糕,但很快,其眼中就迸溅出杀意,既然没有了退路,他也不惧与同辈一战,遑论他已经凝结了法则神链,即将跨入圣境,即便对手身为半步祖禁,也只是一名初入辟地境的存在,若说圣甲,身为人龙世家的王者后裔,他又如何不具备这样的底蕴。

        嗡!

        有圣光灿烂,一口神圣甲胄在身上浮现,如赤霞般晶莹,又好像血钻雕琢而成,这是一口强大的圣甲,法则气息弥漫,圣威蒸腾,九天之上,有瑞气垂落,千丝万缕,在其足下交织成祥云十里。

        毫无疑问,南海敖家十七太子的强大,在五荒大地也极负盛名,距离年轻一代的绝顶之列,也只差半步,离火小世界更是在小世界榜上高居第九十一位。

        而怎么看,那锁天一脉的新晋传人,也只是初入辟地境的修为,在一些五荒强者看来,其能够身入半步祖禁,怕更多的,还是倚仗封镇和时间这两大禁忌,传闻其胜过了葬龙谷帝子殛无,却也是在囚圣一战,将其打落圣境的境况下进行的,且对方接连大战,并非是单独对决,这种胜负,其中的真实性,是否能够作为有效的战绩,和可供考量的战果,还有待商榷。

        至少这一战,不会有半点干扰,这将是属于南海敖家十七太子的生死一战。

        人们看出来,两位无上存在不会出手,这将是属于年轻一辈的争锋,至少在他们看来,若是南海敖家十七太子胜了,还能有一线生机,若是败了,怕就真的埋骨于此,前路断绝,在最年轻,最有前景的时月,为生命画上终点。

        杀!

        断绝了后路,这位南海敖家十七太子选择了主动出手。

        如赤霞般的掌印,伴着震天动地的龙吟声,一方赤光潋滟的小世界降临,道火如霞,如有腾龙飞舞,朝着苏乞年绞杀而至。

        毫无疑问,这是一门强大的轮回将书,掌势滂沱而霸道,在圣甲的加持下,这一掌破灭虚空,有如血钻般的法则神链向前洞穿,乃至破入了虚空断层中,瞬息之间就到了苏乞年眉心前三寸之地。

        锵!

        那是两根如白金琉璃般的手指,如玉石般晶莹的肌体之下,可见苏乞年一条手臂上,布满了细密的白金龙鳞,在肌体之下若隐若现,宛如琉璃宝玉,神圣光辉灿烂。

        法则神链凝滞,宛如被洞穿了七寸的游蛇,动弹不得。

        一股古老而纯净的龙威,如跨越了无尽时空,这一刻自苏乞年身上散溢而出。

        远古天龙!

        敖顺瞳孔剧烈收缩,他忽然感到一种源自血脉的颤栗,抬头看,一道庞大的龙影出现在了苏乞年背后,比很多星辰都要巍峨,昂首盘踞在纪元之墓前,耸入星空中。

        昂!

        即刻,远古天龙的虚影在苏乞年背后昂首,三根天龙角如三口神刀,直指星穹,发出一道震动星空八极的龙吼声,龙威如狱,如白金琉璃般的龙眼若日月当空,盯住了这位南海敖家十七太子。

        那是……

        八方之地,无数五荒强者心惊,诸无上传承凝眸,这就是神话中的远古天龙,这种威仪,简直比无上强者还要尊贵,那种神形,完美无缺,仿佛道和力量的化身,根本寻不到半点瑕疵和孱弱之处。

        这一刻,两只天龙爪与苏乞年双臂合一,他一身精气神攀升至最极颠,与天龙甲契合无间,一身战意炽烈而旺盛,战血汹涌,宛如一片星海在涌动。

        咔嚓!

        法则神链被生生夹断,苏乞年捏拳印,他拳头发光,仿佛一轮白金大日,琉璃神辉灿烂,伴着时光雨飞溅,一股圆满的气息流转,将那位十七太子定在原地。

        宛如时间的行者,苏乞年孤独地行走在光阴路上,来到那一身金色战袍的敖顺身前。

        噗!

        有血花溅起,苏乞年的拳头洞穿而过,立在了那位十七太子身后。

        这一次,如一些绝顶圣者,就不再如此前一般一无所觉,但依然感到吃力,这就令他们有些心惊,禁忌法真的如此可怕?唯有如木剑道人这样的圣人,才洞若观火,他们看清了一切,却也难掩心中的震动,生死只在一念之间,没有想象中的千百回合的厮杀,两者都在一瞬间动用了极境之力。

        南海敖家十七太子的眉心被洞穿,连同战魂,也在这炽烈霸道的拳势下破碎,小世界崩毁。

        砰!

        即刻,连同那口加身的圣甲,这位十七太子整个人炸得粉碎,血与骨飞溅,也燃起了熊熊光明火,很快被烧成灰烬,化成虚无,宛若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被抹去了一切痕迹。

        直到这时,一些五荒强者才回过神来,大多数人愣住了,也有人在感叹,唯有寥寥少数人深吸一口气,盛名之下,要么金玉其外,要么更胜闻名,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而显然,这位锁天一脉新晋传人,比传说中更强,以其半步祖禁之身,即便在修为上,比之五荒大地一些年轻绝顶高手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已经足以准入绝顶之列。

        继两大无上王者,三位准王之后,南海人龙世家第十七太子敖顺陨落!

        变天了。

        很多无上传承来人沉默,在纪元之墓前发生王陨,更是陨落在同族手中,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而人们更看到,四大人龙世家之间,恐怕再难延续自百界岁月之末,就藕断丝连的血脉牵绊。至少,想要继续维系,怕有一场难以想象的动荡。

        天龙甲隐去,苏乞年转身,忽然感到有些疲惫,引渡之路行来,踏入这中域祖地,或者说,自踏入浩瀚星空以来,他始终心神绷紧,到了此时,今日见证了太多,终于令他感到了一种久违的透支感。

        两位锁天一脉祖地走出的强者来到身边,倏尔,中年汉子看向纪元之墓前的小家伙,一只手探出,小家伙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化成一道金光,落入其掌心。

        既而,虚无扭曲,两位无上强者与苏乞年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看三人消失的身影,敖战深吸一口气,也同样感到了一种深深的疲惫,但收获也是同样巨大的,相信等到他彻底消化了此番的收获,当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距离真正成圣,可以踏出最坚实的一步。

        轰隆??!

        有雷音响起,那是雷家战车,伴着雷光远去,天女雷姬绝艳的身姿消失不见,令得很多年轻一辈露出惋惜和留恋之色。

        诸无上传承渐渐离去,很多人最后回头,深深看纪元之墓前一眼,这一天,或许会成为到来的大多数五荒强者,记忆最深刻的一天,王战难得,对于大多数修行者而言,即便伴着凶险,也可以算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机缘和造化了。

        此刻,敖荒的目光有些悠远,这位东海敖家大太子目光更兼深邃,他已经可以预知,平静的日子不会太久,又一场席卷五荒大地的风暴,即将掀起。

        ……

        北荒一隅。

        苏乞年看前方一座不过数十丈高的矮山,矮山前同样不过数十丈高的青黑色山墙,有些残破,墙体上满是斑驳的痕迹,有刀痕,有???,有斧凿深刻,初始看上去平淡无奇,但随着光明心映照,却隐约可以照见一片恢宏古老的场景,但过于朦胧,哪怕以光明心映照,也难窥真迹。

        这是一座看上去不是很大的寨子,有些像是一个部落,三三两两的人影,有老人在整理草药,有青年在收拾柴火,有顽童在奔跑,更如同一个普通的村落,人烟稀少,宁静而恬淡,在这里,更多的则是兽皮的腥气,大块的兽肉被晾晒着,阳光洒落,油脂的光泽竟令苏乞年感到几分异样的瑰丽。

        这,就是锁天一脉祖地!

        有些出乎苏乞年的预料之外,和想象中不符,没有恢宏壮阔的场景,反而平凡得在茫?;拿Т蟮厣?,几乎难以令人注视。

        中年汉子张开手掌,一道金光落地,重新化成小家伙的样子,金色的大眼睛水汪汪,将这座古老的山寨部落映入瞳孔中,小家伙歪着脑袋,这一幕有些熟悉,像极了母亲曾经描述过的地方,又有些不一样。(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卡得欲仙欲死,这一卷终了,下一卷即将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