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圣人,争锋相对!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br />
        嗤啦!

        一缕刀光,似混沌铸成,如划开了天与地,撕开了时间与虚空,于上下四方,古往今来之间开辟出来了一道缺口。番茄小說◇△網 w-w-w-.x`f`q`x-s`w`.com

        呼!

        重雷师部三太上浑身发光,身如刀光一闪,于间不容发间避过了席卷而至的时空乱流。

        轰!

        时空乱流落空,坠入虚无,清的光华敛去,时空长河的浪涛声渐行渐远。

        一名身着白袍,黑发如墨,略显清瘦,而神情肃穆的老人出现在重雷刀城前,立在那石刻前方三丈之地,看向城门前并肩而立的两个年轻人,眼中有奇光,亦有沉凝之色,老人看上去平淡无奇,周身锋芒不显,甚至显得有些平凡,但无论是敖战还是苏乞年,皆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因为刚刚那撕开了时空禁锢的一刀,正是出自这一位之手,虽然有他们修为不济,道法参悟尚且浅薄的原因,但能够破除时空之力的禁锢与杀伐,绝非是一般的圣者能够做到。

        “拜见重雷刀圣!”

        这一刻,远方数以千计的悟刀者齐齐躬身一拜,露出敬畏之色,这是一位真正立在圣境绝颠之上的存在,一位步入了九转的圣人,当代重雷刀圣,放眼这片蛮荒大地,都是少有的强者,即便是刀灵王部,也会给予足够的礼遇。

        重雷刀圣!

        苏乞年凝神,这就是与玄黄大地九大妖圣,以及大夏人皇媲美的存在,一代圣人,刀道至强者。

        “时间禁忌,你是锁天传人!”

        这一刻,重雷刀圣身侧不远处,那三太上目光冷幽,盯住了苏乞年,关于鹊山星河种种,近日以来闻名东极星天,如刀灵王部这样的王部星空,无上传承,重雷师部的重要人物又怎么会没有得到消息,禁忌之法,还是时间禁忌,对照传闻,这位三太上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年轻人。

        虚空与时间合璧,衍化时空之力,这种刀法,简直超出了这位三太上的想象,即便身为绝顶圣者,面对这一刀,也力有不逮,可以说,九转圣人之下,怕是很难有人在这一刀下全身而退,而这一刀,很显然是第一次现世,此前闻所未闻,而自身,则成了这两个年轻人的试刀者,抑或是……

        踏脚石!

        脸色愈发难看,这位重雷师部三太上眸光很冷,如刀锋一般锐利,换作寻常年轻后辈,早已经心惊胆寒,乃至跪伏在地,但无论是敖战还是苏乞年,都浑不在意,苏乞年光明心熊熊燃烧,战魂统御精神意志,日月当空,天龙伏肩,即便尚未渡过一道轮回,也岿然不动。

        锁天传人!

        远方,诸多悟刀者露出错愕之色,这不是传说中在鹊山星河搅动风云的那一位锁天一脉传人,什么时候,居然与东海敖家七太子同行,到了他们刀灵王部星空之下,且其居然真的执掌有时间禁忌,再加上那位敖家七太子的虚空禁忌,诸天万道中,十大禁忌,居然有两大禁忌齐现。

        更重要的是,这两大禁忌囊括上下四方,古往今来,乃是缔结时空禁忌的基石,而时空禁忌,乃是诸天万道第一禁忌,堪称万道之皇。

        谁能执掌时空,古往今来,唯有在百界岁月之末,有过细枝末节的传闻,但到了这浩瀚星空,关于百界岁月之末那段尘封的岁月,只剩下极少的片段,但毫无疑问,放眼诸天百族,最值得敬畏的力量不是源自诸皇,也不是源自绝迹天下的远古诸神,而是禁忌之首的时空。

        刚刚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一些开天境大能,露出沉吟之色,刚刚苏乞年出刀之后,一切时间都被静止了,诸大能也不能察觉这一刀的虚实变化,不清楚之后发生了什么,但看那位重雷师部三太上的脸色,可以知晓,其多半吃了大亏。

        那可是一位绝顶圣者,仅次于绝颠之上的圣人,凌驾于大成圣者之上,居然在两个年轻后辈手中吃了大亏,这简直如同梦幻一般,过于不真实。

        事实上,就算是敖战本人,也吃了一惊,虽然他有所估算,但也没有料到,居然差点将那位三太上一刀斩入时空乱流之中,哪怕是圣人被卷入时空乱流,都很难寻到归路,不用说寻常圣者,落入其中,除非是气运逆天,否则多半会在诡秘多变的时空乱流中虚度岁月,直到生命的尽头,最后黯然落幕。

        而苏乞年却是生出几分惋惜,他料到这一刀多半会超出想象,但还是有些超出预料,这一刀若是遭遇到引渡路上的大敌,多半可以一刀斩敌,震慑群雄,现在就现世,想来消息很快就会传递到达引渡路上的诸多年轻高手耳中,一旦有了防备,怕就会有人刻意针对他们二人,不会有人想要看到他们两人同行,衍化时空之力。

        “锁天传人,你不该在这里?!?br />
        这时,那位当世重雷刀圣开口了,他神情肃穆,浓眉蹙起,虽然略显清瘦,但随着其开口,却有一种难言的气韵透体而出,落到众人眼中,宛如一座亘古不灭的刀山,又好像有一重重雷海在涌动,冲刷人的心灵世界,撕裂一层层壁障,直达心底。

        “路在脚下?!?br />
        苏乞年回应,并未露出怯色,哪怕面对的是一位圣人,他秉承光明心,只求问心不愧,不理众生万物,即便十目所视,十手所指,亦视而不见。

        “好一个路在脚下?!敝乩椎妒ビ锲?,道,“路在脚下,这城却是重雷刀城,还是尽早离去,锁天传人不该出现在刀灵王部星空之下?!?br />
        不等苏乞年再开口,敖战却是语气微冷,道:“重雷刀圣,你本是前辈,何必咄咄相逼,他人不知这其中因由,我人龙世家却一清二楚,不过途经于此,堂堂圣人,难道就只有这样一点气量,要知道,昔日百界岁月之末,锁天一脉传说中的那一位若是真的刻意相对,今日浩瀚星空,未必会有刀灵二字?!?br />
        “放肆!”

        重雷刀圣冷喝一声,重雷刀城前,如同有万千惊雷炸响,天地色变,雷云密布逾万里,银电如龙,雷音如鼓,似有亿万天兵居于雷云之上,天师压境。

        这种威严太可怖,远处诸悟刀者,数以千计的高手,都忍不住匍匐在地,难以承受这种威严气势,这就是圣人之威,只差一步,就可涉足那无上之境,成为诸天百族,浩瀚星空中的无上强者。

        此刻,重雷刀圣落下目光,映照出敖战以及苏乞年的身影,冷冷道:“七太子,莫要以为乃父乃是无上王者,就可以在本圣面前放肆,口不择言,这诸多大事,还由不得你来评头论足,是非恩怨,你还没有资格断恩怨曲直,年轻人少出头,人龙世家再强,也非是诸天第一,更非是人界第一,莫要为家族引祸!”

        随着此言落下,敖战一身龙鳞圣甲铿锵作响,如苏乞年也不例外,即便有天龙甲加身,但一位圣人的威严气机太可怖,哪怕有所保留,也令他们感到了莫大的压迫,苏乞年敢肯定,若是此刻收起天龙甲,怕是瞬息之间,他就要被压成齑粉,陨落在这位当世重雷刀圣一缕气机之下。

        “好!重雷刀圣今日所赐,来年敖战登圣,必定登门拜会,请益一二?!?br />
        这一刻,敖战背脊挺拔,一头金发飞舞,他眸子桀骜,眼神很冷,苦修至今日之境,他未曾仰仗其父一丝半毫之助,甚至拒绝了人龙世家对于王者后裔的诸多给养,孤身一人行走于中域祖地,多少次行走在生死边缘,诸多秘境险途,方才有了今日天榜之上的敖战,而非是七太子敖战,若非如此,即便是人龙世家,也不能赋予他虚空禁忌,这是他靠自己的双手,搏命换得的惊世造化。

        “你敢威胁我重雷师部当世刀圣!”此时,那位三太上寒声道,“真当我重雷师部无人吗!”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辱我师!配和敖某说话!”

        敖战冷笑,争锋相对,没有半点收敛,言辞很不客气,尤其是对于一位绝顶圣者而言,可以算得上是羞辱了,还是被一个未及而立之年的小辈轻视,根本不放在眼里。

        “你!”

        重雷师部三太上怒喝,他心火冲顶门,一双眸子寒光迸溅,脸色都涨红了,但偏偏刚刚吃了大亏,差点被放逐,真的出手,他极其忌惮那两个年轻人的刀法合璧,至少于他这样的圣者而言,时空之力无解。

        重雷刀圣脸色则彻底沉下来,道:“是谁!”

        “是他!”

        三太上咬牙,看向城墙一角那苍老的石像,此时,其生命气息正在逐渐衰弱,已经渐至不可闻,似乎被双方圣境气机所伤,提前走向了寿元的终结。

        嗯?

        也就在这一刻,这位当世重雷刀圣的目光变得寒冷如冰,幽邃如深渊,这是他重雷一族的污点,生生烙印了近千年。(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