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四十六章 禁忌坠落,辟世之光!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br />
        炎云部落。顶点小说m.23us.com更新最快

        青铜石阕中,当代炎云血部族长挑眉,难道是修行错路,境界不升反降?

        在他看来,这些年轻骄楚,修为精进极快,或因为机缘造化,或因为血脉之力,大多令得根基不稳,精神意志看似坚凝,实则内里空虚,若是修行一路勇勐精进尚且好说,一旦有所疏漏,往往不进则退。

        这一刻,不仅仅是这位炎云血部族长,整个炎云血部族地,只要是淬骨境以上的高手,大多生出了感应,临近的一些炎云部落族人,则露出错愕之色,看光明顶之上,宛如一轮天日当空,与九天神日相辉映,不分上下。

        “好强,这就是光明顶上那一位的气息吗?你们看,真空都扭曲了?!?br />
        “咦?不对,气息怎么在削弱……”

        有人露出迟疑之色,哪怕修为不高,只有炼血境,但对于气息的感应还是有一些的,此时观那光明顶上,天日渐黯,难道是修行有了疏漏?

        不过半炷香过去,炎云血部族地,就开始有流言扩散开来,说光明顶上那一位修为可与族长比肩的年轻高手,似乎修行出了岔子,跌落了境界。

        ……

        光明顶上。

        苏乞年不闻外物,小光明拳起手式,从暗夜到黎明,从露白到晨曦,从早霞到朝阳初升,最后混沌之初,辟世之光开天地,光阴流转,岁月更迭,慢慢有了几分时光之韵。

        神庭之中,元神熊熊燃烧,光明道火堂皇神圣,魂魄与精神意志渐渐分离,苏乞年感到心境通明,念头愈发明澈,元神退转的同时,光明道火熬炼,也令得精神意志去芜存菁,愈发坚固凝实,渐渐趋于圆满无瑕之境。

        元神境落!

        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后,苏乞年浑身一震,气息如天河倒流,坠落九天,跌入了混元境。

        青铜石阕中。

        “淬骨境!”

        炎云血部族长深吸一口气,不过半个时辰过去,对方的修为气息,居然一路跌落融魂境,只剩下淬骨境的气韵,还有些似是而非。

        整整一个时辰过去。

        苏乞年整个人都燃起了熊熊光明道火,道火绚烂,若白金琉璃,乃至化成了一口熔炉,将他一身修为熬炼融化,与此同时,他一身气血之力也在削弱,但并非如真气修为一般彻底消融,虽然削弱了,却变得晶莹无瑕,每一缕气血都如同血钻一般,不见半点瑕疵,在筋骨皮膜之间流淌,铿锵作响,有如金铁之音。

        甚至隐约间,滋生出淡淡的先天胎息之意,有一种极尽蜕变的迹象。

        混元,龙虎,开天!

        随着小光明拳一遍又一遍,神庭识海中,那辟世之光所化的晶莹大磨盘,也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自上而下,碾压过全身,透过皮膜筋骨,没入骨髓经络,五脏六腑,不放过每一寸角落,此时,苏乞年一身修为,已然跌落至开天境。

        炼血境!

        青铜石阕中,炎云血部族长一怔,冷峻如墨的眸子,也透出几分诧异之色,这恐怕就不是一般的疏漏,而是修行出了大岔子。

        从融魂境跌落至炼血境,即便真的是一位年轻禁忌,还能否重回巅峰,怕也十分艰难,在炎云血部族长看来,只要没能拨乱反正,即便勉强提升了修为,也依然存在极大的风险。

        最重要的是,于年轻一辈而言,最珍贵的就是时间,对于一位曾经的年轻高手而言,修行错路,跌落境界,再想要重归巅峰,恐怕耗费的时月会超出想象,等到修为恢复的那一天,那些同辈,乃至过往势均力敌的对手,又会成长到哪一步,那种落寞怕只有一个人才能体会。

        两个时辰过去。

        天阳西坠,残阳如血,苏乞年收拳,长长吐出一口气,这一刻他看上去就如一个普通人,没有半点修为气息外露,眸光平淡,不见湛亮神韵,就在刚刚,最后一丝真气被消融殆尽,他跌落回筑基之初,体内空空荡荡,习惯了一身雄浑滂沱的真气,骤然间被打回原形,苏乞年也生出了几分不适应,但很快,他收敛心绪,这只是第一步。

        如他也没有想到,只是这第一步迈出,就有了不小的收获,不仅熬炼了精神意志,令其更加凝炼纯净,就是一身气血,也被熬炼了一番,隐隐滋生出先天之意,有了打破肉身界限,更进一步的迹象。

        至于光阴小世界,则被他暂时封镇在神庭内,以龙舟镇压,以他而今的精神意志,虽然更加精纯,但到底还比不上过往与魂魄融合的元神意志,当然,若是必要时候,也能够勉强勾动一缕小世界之力,若是太过,就会给精神体魄造成极大的压力,甚至可能会因此付出不小的代价。

        唿!

        这时,一道流光如火,落到光明顶上。

        “炎青族长?!彼掌蚰昝挥幸馔?,朝着来人点点头。

        一身赤铜甲胄晶莹,炎青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尽管早有预料,但还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道:“苏兄这是……”

        “只是有所领悟,惊动了族地,倒是让炎青族长见笑了?!?br />
        苏乞年自然知晓这位炎云部落族长的意思,不过他重走修行路,不同于从零开始,有关玄黄大地,似乎也是人界中域祖地那位未曾蒙面的师长的布局,他倒是不能轻易泄露出去。

        炎青深深看苏乞年一眼,没有再多问,在他看来,这一位修行错路,跌落境界,想来也不愿被过多关注。

        “若有所需,苏兄可来族地寻炎某?!?br />
        没有再多做逗留,炎青转身迈步,就跃下光明顶,如一道火流星,坠入炎云族地腹地。

        看这位炎云族长消失的背影,苏乞年轻轻摇头,来到浩瀚星空,才知道天地无边,在浩瀚星空,对于年轻一辈,不像玄黄大地,局限于三十岁,而立之年以下,只要是百岁以下,都纳入年轻一辈的范畴。

        是以,即便这位炎云族长看上去年过不惑,以浩瀚星空而言,与他依然是同辈人。

        相比于玄黄大地,浩瀚星空于生命进化更加深入,只要晋升淬骨境,就能活满两百岁,身入融魂,更有五百载寿元,如此一来,以百岁之下划分年轻一辈,在苏乞年看来,也不是说不过去,只是百年以内,因为出生早晚,修行岁月长短的不同,这修为境界的差距,也多半会有天差地别。

        但苏乞年也明白,对于真正的天骄而言,这恐怕更能体现出惊采绝艳之处,即便修行岁月有长短,也能横压同代,睥睨四方。

        随着这位炎云族长离去,苏乞年能够感受到其不经意间透出的疏远之意,但这一点人情冷暖,于他而言实在微不足道,当初他初入这炎云部落,也曾令得其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怠慢,其中或许有于族人的活命之恩,但更多的,该是敬畏他一身战力,年轻禁忌的身份。

        归根结底,于这炎云血部,乃至炎云古星,抑或是整个连云星群,他只是一个过客,或许等到他重入融魂境,也就到了离去之时。

        入夜。

        苏乞年于光明顶静修,一座清静,种满了青竹的院子里,他孤斟自饮,观满天星斗,明月如盘,月华如流水,泻满了整个光明顶,如披上了一层薄薄的光雾轻纱。

        而自夕阳彻底落下,明月东升开始,除了当初一路相伴,闯过神界的众炎云族战兵,老幼等得到消息,登上光明顶来看他,露出焦虑之色,还有一些炎云部落高手,乃至年轻人,也踏上了此前轻易不得擅入的光明顶,只是言语间少了几分真挚,更多了几分世故,一些人眸光流转,又如何逃得过苏乞年的眼睛。

        “苏兄,你且安心修养,炎云血部不会亏待每一个恩人?!?br />
        这是炎云血部族长炎青的族弟炎铁山,一位统御万人战师的万夫长,淬骨境强者,虽然远不如其兄,但也已经觉醒了人族战体,以其不过而立之年的年纪,放眼整个炎云血部,都足以排入前五十之列。

        顿了顿,在临走之前,这炎铁山又看向苏乞年,微笑道:“若是苏兄有需要,炎铁山愿意相伴左右,与苏兄公参武道?!?br />
        “不敢劳烦,苏某欲静修数日?!彼掌蚰昵崆嵋⊥返?。

        “苏兄刚刚……也罢,确需要静养数日,炎铁山静候苏兄召唤?!?br />
        朝着苏乞年抱拳一礼,这位族长族弟很干脆,转身走下光明顶,只是在转身的刹那,眼中流溢出几分痛惜之色。

        明月当空,苏乞年负手而立,看此人消失的背影,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嘲弄之色,世事洞明皆学问,相比于玄黄大地,这炎云古星上,即便是炎云血部这样的上阶血部,也依然保持有几分原始风貌,民风粗犷,眼前这一幕,于苏乞年看来,洞若观火,实在稚嫩可笑。

        但苏乞年也感叹人心多变,无论是怎样的境遇,任何地方,皆有稂莠不齐。

        翌日。

        朝阳未升,天边刚刚露白,苏乞年立在光明顶上,脑海中,关于光明大道炼血境这一卷,诸多经文已了然于心。

        先前打散一身真气修为,重修迈出了第一步,眼下这第二步,就真正开始契合浩瀚星空,勾动人族血脉,开始衍生属于人族的至强战气。

        宁心定气,苏乞年凝视天边,直到天边泛红,一抹朝阳勐地跳出了大地。

        嗡!

        苏乞年观想辟世之光,神庭识海中,一道光乍现,似乎比混沌还要古老,横亘神庭两极,有噼开混沌,割裂阴阳,开天辟地之势。

        随着这道光浮现,苏乞年意志坚凝,璀璨如神铁,整个人都浮盈微光,变得晶莹通透,每一寸筋骨皮膜,五脏六腑,都似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辉,这光辉不是很灼热,却深入髓海,明黄如玉的髓海似被一股无形之力分开,大海割裂,显现出海底沉寂多年,似沉睡了无尽岁月的古老力量。

        吼!

        一股灼热的血气,如一根天柱拔地而起,冥冥之中,苏乞年听到了一声咆哮,似贯穿了亘古的岁月,不属于世间任何一种生灵,乃至将这髓海中,澎湃浓郁的真龙之气,都压迫得蛰伏下去,这吼声振聋发聩,如开天之音,几乎在响起的刹那,就令得苏乞年一身气血沸腾,如被点燃了炽烈的神火,一种前所未有的灼热感,一瞬间席卷全身。(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今儿就这么多,废掉了两千字,这第一境,十步想写得有韵味点,明儿多写,欠5000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