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四十五章 人界星空,光明顶上焚旧我!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br />
        神关残破,到处都是裂痕,一座座神阙倒塌,白玉般坚固的城墙也生出了密密麻麻的龟裂纹。顶点小说www.23us.com更新最快

        无声无息中,灵云镇兵化成飞灰,连同手中孕养多年,自神血境就一路相伴,从血兵到骨兵,到魂兵,再到晋升为地兵的长剑,也没能在刚刚那一刀下幸免。

        城墙上,无数神族目光无神,难以置信,觉得眼前一切都在梦中,尤其是有出身灵云星群的,更是感到整个身体都变得麻木起来,那可是他们灵云星群第一高手,灵云兵部族长,堂堂修行第四境,辟地境的镇兵尊者,就这样活生生被人一刀斩成了飞灰,这种对于心灵的冲击,足以令他们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月里,都难以接受,回不过神来。

        生死造化!

        而于此刻的苏乞年而言,对于这浩瀚星空修行第四境,通过刚刚一战,已然隐隐有所把握,那是对于生死两极的掌控,生命进化的道路上,还有什么比参悟生死更加重要,无论是修行悟道,生死搏杀,还是游八方,生死都如同一条永恒的道轨,贯穿始终。

        哪怕是他参悟的光明与时间两大本源,都拥有着共通的玄奥变化,即生死玄奥。

        数息后,暂且收敛心绪,苏乞年没有再深入参悟下去,他身形一动,就回到了星舟之上,看向这第三座神关之后,那是一方扭曲的星空,隐现星光点点,如同漩涡一般,仿佛可以将一切目光与精神都吞纳一空。

        那是神界门户,通往广袤无垠的无主浩瀚星空。

        咻!

        下一刻,星光一闪,神关上空,哪里还能再看到半点人影,就是灵云镇兵驾驭的那条珍贵的银色古船,也随着苏乞年等人的离去消失不见。

        噗通!

        既而,残破的神关城墙上,近万人的神族战师,大半都瘫软坐倒在地,很多人彼此相视一眼,嘴角皆露出苦涩之意,神关被破,灵云镇兵被斩,有人族年轻禁忌劫走了数百人族战俘,毁去了蕴养于灵云星群的灵神藤幼藤。

        且不说其它,单单是神关被破,他们这些人就都要遭受神罚,至于神罚有大有小,但即便是最小的神罚,不死也要脱层皮。

        ……

        渡过如漩涡般的星门,穿越神界门户,不过转眼之间,星舟一轻,就来到了一片苍茫浩大的星空。

        相比于神界浓郁的光明气息,这一片星空诸道并行,苏乞年观天摩地,看到了千丝万缕斑斓的道法轨迹,不知道存在了多么漫长的岁月,似与天地同寿。

        不过与在神界星空不变的是,于时间本源的压制,并未有半点削弱的迹象。

        有人族千夫长取出星图,一块雪白的骨片,用二星荒兽的兽骨打磨而成,十分坚固,上面密密麻麻,刻有数以万计的星辰,巴掌大的骨片,若是没有精细入微的精神意志,根本难以做到,这摹刻星图的,在苏乞年看来,至少也是一位修行第二境的高手了。

        苏乞年观摩星图,据几位人族千夫长所言,浩瀚星空中,当以人界星空最为广阔,占据了浩瀚星空最中央,其余诸天百族大界,皆环绕着人界星空而立,除此之外,在人界与诸天百界之间的无主星空,亦十分广袤,存在着种种秘境,乃至绝地,无尽岁月以来,哪怕是比无上王者更进一步的诸族大帝,也曾有人染血星空,尸骨无存。

        很快,苏乞年就有所定位,他们所在的这神界一隅,与人界边缘相隔已经算是很近了,但即便是换上了那灵云镇兵所乘的银色古船,至少也要十天星途,才能够到达。

        转眼间,七天过去。

        银色古船横渡星空,同样是星舟,但这条属于神族灵云镇兵的,乃是灵云兵部代传承下来的,甚至用铸兵之法淬炼过多次,单论坚固,就算是寻常辟地境的尊者,也休想在上面留下一丝半毫的痕迹,比之先前那条星舟,更快了数成不止。

        七天之后,银色古船船首上,盘膝而坐的苏乞年骤然间睁开双眼,看前方星空中,那里有一团黑雾,哪怕在枯寂的大宇宙中,也显得异常的黢黑。

        “不好!是荒雾!”

        有千夫长惊醒,霍地起身,露出惊惧之色。

        苏乞年缓缓起身,这一刻,他亦生出罕见的毛骨悚然感,他目透神芒,元神天眼睁开,看向那黢黑的雾霭。

        什么雾,能够漂浮在宇宙星空中,而不被星空中的混乱灵气绞杀成虚无?

        苏乞年一眼望去,雾霭不是很浓,可以很轻易地看到雾中,那里有……

        一座坟!

        心神一震,苏乞年难以想象,看上去不过遮蔽里许星空的黑雾中,居然漂浮着一座坟冢。

        灰色的石碑,扎根在一片黄泥地里,不过数尺高,碑身没有铭文,空空荡荡,而在石碑前,半截断枪插在地上,满是铁锈,不见半点光泽。

        最重要的是,在这不过数十丈的坟冢上,还有一个人。

        一名看上去绝代芳华的女子,一身金色长裙,肌体晶莹,瑞霞缭绕,她身姿婀娜,一双玉足不着寸缕,莹白若雪,踩在黄泥地上,而点尘不沾。

        只是从这女子的身上,苏乞年感应不到半点气息,她的双肩琵琶骨被两根乌黑的铁链贯穿,缠绕在灰色的墓碑上,硕大的孔洞,现出一种异样的凄清。

        女子有着一头乌黑晶莹的秀发,但眸子却灰白黯淡,不见瞳孔,亦看不出半分情绪变化。

        “天女!”

        有人族千夫长倒吸一口凉气,传说中,荒雾中有坟冢和天女,没想到是真的,哪怕他们这些不过出身血部的小人物,也如雷贯耳,这大概是星空中最大的异数,传闻荒雾常年漂浮在无主的星空之地,偶尔也会出现在百族星空,但无一例外,只要不慎落入荒雾中,从没有生还者。

        荒雾,天女!

        苏乞年从几位千夫长口中得知一些传说,不禁露出沉吟之色,看那漂浮在星空中的黢黑雾霭,在缓缓移动,但也只是相对而言,事实上每一息,都跨越了数千上万里,看似很近,但离他们,至少也有数以千万里之遥。

        “天将崩兮地裂兮,人不复兮苟生死,苟生死,不负兮,魂归兮……”

        倏尔,苏乞年浑身一震,耳边似响起了古老的歌谣,一瞬间,他目透凌厉锋芒,盯住了那荒雾里传说中的天女,但任凭他如何打量,都不见半分异样之处,只是耳边的声音渐渐朦胧,一遍又一遍,如隔了千山万水,无尽时空。

        半盏茶后,荒雾渐渐远去,并未朝向众人所在的方向,而苏乞年耳边的古老歌谣,也终于彻底消弭,他询问身后一众人族战兵,众人摇摇头,没有一个人听到。

        倒是有一名千夫长隐隐想到了什么,不禁目光一变,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苏乞年注意到这一幕,目光落到其身上,这位千夫长方才苦笑一声,道:“大人,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曾在族中残破的玉书上看到过只言片语,说在浩瀚星空中遭遇到荒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听到天女的歌声?!?br />
        “会如何?”苏乞年蹙眉道。

        这位年过不惑的千夫长看苏乞年一眼,略一迟疑,还是咬牙道:“短则十年,长则百年,荒雾再现,接引闻歌者上路?!?br />
        嗯?

        苏乞年心中一沉,又询问被接引者的下场,这位千夫长却摇摇头,言道只知道这么多,但似乎被荒雾接引后,就再未有人重现浩瀚星空。

        “大人不必在意,毕竟只是传说,当不得真?!?br />
        有人宽慰,觉得传说不可信,无尽岁月过去,太多东西被夸大其词,不能尽信,或有出入之处。

        苏乞年点点头,星空浩瀚,比想象中更加神秘,就是这七天横渡星空,也不是风平浪静,苏乞年曾看到一朵奇葩扎根在星空中,吞吐灵气,开出一朵瑰丽无双的灵花,甚至吸引了一头凝聚了四颗荒星,拥有徜徉星空之力的强大荒兽临近,而后,那灵花散发出星星点点璀璨的花粉,令那头强大的荒兽沉沦,最后被一口纳须弥于芥子,吞入花蕊中,灵花闭合,重新化成花骨朵,隐没星空,消失不见。

        那是虚空花,星空中最神出鬼没,杀性最重的灵花,依靠吞食星空灵气,乃至一切生灵而生长,传说中大成的虚空王花,执掌虚空禁忌,令无上王者都忌惮。

        这些,都是星图上铭刻,有所记载的,也有星图上未曾记载的,第六天时,苏乞年等人就曾经看到一截枯枝,漂浮在星空中,却骤然间暴涨,化成一头比山岭还要巨大的神鳄,鳄尾如剑,一下截断一片星空,与一盏隐没在虚无中的黄铜古灯大战,剑意冲星汉,连星空都在颤栗,不用说苏乞年等人,若非是苏乞年精神意志敏锐,及时驾驭银色古船远渡,多半要遭劫,被殃及池鱼。

        这种伟力,在苏乞年看来,就算是玄黄大地诸多准圣,也远远不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层次。

        所幸接下来的三天风平浪静,临近人界星空,苏乞年感到骨髓深处潜藏的血脉,都开始以一种莫名的韵律缓缓跳动。

        人界星空。

        出云将部境内,隶属于连云兵部的星群边缘,人界天关。

        这是一座雄城,能有千丈高,如黑铁浇铸而成的城墙斑驳,满是刀痕???,悬浮在宇宙星空中。

        只是相比于苏乞年一路打穿的神界灵云兵部左近的神关,这座人界天关就显得有些残破,城墙上有不少豁口,城楼上,成千上万的人族战兵,有不少人身体残缺,或独臂,或只有一条腿,更多的人身上染血,用兽皮包扎着伤口,透出暗红色的血斑。

        天关苍凉,但没有一个人露出半分颓败之色,哪怕手中的战兵残缺,折断了半截,也依然紧握在手中,灼热的血气交织,即便相隔很远,也仿佛千军万马唿啸而来,铁血之气若长江大河,连绵不绝。

        “回来了!”

        银色古船上,诸人族战兵看眼前这一幕,一个个都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眼眶发红,他们本来已经存了死志,以为此生都不会再有机会回来,没想到一路峰回路转,想当初天关被破,他们所在的血部古星措手不及,被一颗一颗横扫,多少族人血染大地,尸骨无存,死者何止成千上万,就算是一颗生命古星上,也要以十万计。

        “什么人!”

        就在银色古船现身的一刻,天关城墙上,有一股股强横的气息升空,丝毫不弱于之前的众神族统领,甚至为首的一人威严隆重,气血雄浑,如一口天炉在摇晃,比之那被苏乞年一刀斩杀的灵云镇兵,在肉身体魄上,还要更胜一筹。

        “连云镇兵大人!”

        银色古船上,一众人族战兵有人惊唿,而后诸战兵皆单膝跪下,老人也拉紧了身边的稚童,他们生在连云兵部星群,自然知晓连云镇兵之名,于寻常血部古星而言,乃是传说中的大人物。

        辟地境尊者!

        船首,苏乞年定神,从一众人族战兵那里,他也知晓了这连云兵部天关被破,星群内诸血部古星惨遭屠戮掠夺,没想到而今这连云兵部族长,堂堂辟地境尊者,也亲临天关镇守,且在他看来,这位连云镇兵一身气血,乃至修为气息,比之那神族灵云镇兵胜过不止一筹,想来一身战力,也多半非同凡响。

        半个时辰后。

        天关中,一座天阙内,除了连云镇兵之外,诸镇守天关的人族统领,都用一种惊疑不定的目光看向苏乞年,眼前这一位,按照归来的一众战兵所言,居然是一位年轻的禁忌人物,甚至在神界灵云星群,凭借一门惊人的刀法,斩了灵云兵部第一高手,族长灵云镇兵。

        要知道,那灵云星群,乃是神界边缘,与他们这一处人界天关最为临近之地,两大兵部星群也时常交手,那位灵云镇兵诸连云星群人族统领也并不陌生,或许还及不上连云镇兵大人,但一身修为也深不可测,传闻已经由生转死,迈入了辟地境第二步。

        如此一来,其能够将其一刀斩杀,恐怕不止是寻常年轻禁忌那么简单,或许那一门刀法非同小可,但其本身,怕也接近了那超凡入圣之境,毕竟大境界的壁垒,不是那么好打破的,何况跨越一个大境界,逆斩强敌。

        再过一炷香,谢绝了连云镇兵等人的挽留,苏乞年驾驭银色古星舟,带着众人离去,前往众人被俘前所居的,名为炎云的血部古星。

        天阙内。

        “诸位怎么看?!?br />
        连云镇兵开口,看下首的十余位统领,他身姿挺拔,着一身赤金甲胄,黑发披散,虎目如炬,端坐在那里,自有一种无形的威严大势,令人心生敬畏。

        有统领沉吟,开口道:“此子来神秘,不愿透露出身,但一身修为气息不在我等之下,而战力莫测,虽不知其潜入神界目的为何,但解救炎云古星众人不容置疑,而其捣毁一株灵神藤幼藤,斩杀那灵云镇兵,若是真实不虚,想来短则数日,长则半月,必定可以把握到消息,此等功绩,就算是北域东极战皇殿得悉,也极可能会下达恩泽……”

        东极战皇殿!

        说到这里,天阙内,包括连云镇兵在内,皆露出肃穆之色,人界北域,四极之地,他们所处的东极星天,亦有一座战皇殿分殿。

        战皇殿,可以追溯到浩瀚星空之前的百界岁月,为初代战皇天刑的弟子所立,直至而今,传闻初代战皇的兵刃刑天斧,依然供奉于中域祖地的战皇殿中。

        可以说,战皇殿几乎贯穿了整个人族史,上至百界岁月,一百零八纪元,下至浩瀚星空,代人皇都曾经坐镇战皇殿,留下了无穷神话与传说。

        “静观其变?!?br />
        最后,连云镇兵轻轻吐出这四个字,眼下连云星群刚刚遭难,天关残破,需要时间来修补,一名融魂境的年轻禁忌,已经超出了掌控之力,只有静心等待,若是其真的别有用心,岁月最善打熬人心。

        半个月后。

        连云星群,炎云古星。

        虽然只是一颗血部古星,但巍峨广袤,不比那神界灵云星群的灵云古星小上几分。

        炎云血部,乃炎云古星两大上阶血部之一,除了这两大上阶血部之外,就是数以十计的中阶血部,以及数以百计的下阶血部。

        炎云山,高能有万丈,瑞气缭绕,霞光如织,诸多山峰,或敦厚沉稳,或奇骏陡峭,绵延能有近两千里,山间草药丛生,气血滂沱的荒兽嘶吼,响彻荒莽古林间。

        光明顶。

        位于临近炎云血部族地数里外的一座孤崖,山势沉稳,没有太多陡峭的崖壁,能有近千丈高,在炎云族地左近,这算是少见的没有被推平作为战师演武之地的孤峰了,本来唤作炎云顶,乃代炎云族族长的坐关之地,直到半个月前,部落被神族劫掠的近百战兵,与一百余老幼乘着星舟归来,一位来神秘的年轻大人,被族长亲自迎进族地,第二天,就将炎云顶相赠,作为其修行静悟之地。

        “听炎明千夫长他们说,这光明顶上那一位,是领悟了道的?!?br />
        “道吗?听说我们整个炎云血部,数十万人,领悟了道的,也不超过百人?!?br />
        “你们听说过禁忌这两个字吗?那一位,就是一位年轻禁忌,听说修为堪比族长大人?!?br />
        光明顶下,很多路过的炎云部落族人彼此交谈,时而指指点点,尤其是年轻一辈,很多人露出艳羡之色,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能够在十八岁之前,贯通三十六条天脉,炼血小成,成为伍长级的高手,已经十分难得,不用说更在其上的炼血大成的百夫长,小圆满的千夫长。

        是以,能够与族长媲美的修为,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就算是族内当今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堪称天才,炼血境就领悟了道,如今更是淬骨有成,觉醒了人族战体,但与光明顶上那一位相比,也远远不及。

        但很可惜,族长有令,不得搅扰光明顶上那一位修行,否则很多年轻人早已忍不住冲上光明顶,一睹那位同辈高手的风采。

        甚至有少年存了拜师的心思,即便只是上阶血部,炎云部落也有着众多的人口,数十万人中有多少年轻人?都要以万计,真正的淬骨境的万夫长级高手又能有多少,哪一个没有一两手独门的兵诀,但都是挑选最杰出的年轻后辈收为弟子,九成以上的年轻人,都很难找到一个真正心仪的师长。

        入夜,光明顶上。

        一块经年风雨打磨的磐石上,苏乞年盘膝静坐。

        在他的背后,渐渐浮盈出来一道光,这光不是很刺眼,朦朦胧胧,如同开天辟地之前就已经存在,古老沧桑的气息,如跨越了无尽时空降临下来,拥有一种永恒的气韵。

        这是辟世之光,也是光明大道传承的根本,在而今的苏乞年看来,更如同一种观想法,不断摹刻神形,烙印精气神,直至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片刻后,这道辟世之光的虚影消散,苏乞年也缓缓睁开双眼,他目光莹润,不见锋芒,有一种恬淡沉静的味道。

        来到这炎云血部的半个月,他没有急于觉醒人族血脉,衍生战气,炎云血部向他开放了收藏有武学典籍的兵部石阕,除了镇族战法之外,任他观摩,收获堪称巨大。

        “人族修行前三境,有炼血,淬骨,融魂之分,炼化血之精华,强盛血气,贯通人体一百零八条天脉,凝聚周天气海,蕴养天兵,是为炼血,”苏乞年喃喃道,“为抗百界星空大族,人族先辈于浩瀚星空之前的百界岁月苦心孤诣,参悟武道,创立战法,有三流兵诀,二流兵诀,一流兵诀之分,兵诀之上为法,用兵御力之法,法,即为道,而兵法之上,传闻更有成圣的轮回战将所掌的将书,有九转之分……”

        倏尔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眼中神光流转,人族修行第二境为淬骨,淬炼人体三百六十块战骨,淬骨大成,可觉醒人族战体,而在淬骨之上的第三境融魂,需渡过天劫,魂魄融合精神意志,化成魂念,最终凝成战魂,可分化战魂分身,而战魂又有九品之分,乃至九品之上,更有传说中的绝品战魂。

        相比于玄黄大地,浩瀚星空中的人族修行法更加细致入微,如第一境炼血,强盛血气,贯通天脉的同时,也是对于皮膜筋骨,乃至五脏的淬炼,只是这一境由血脉觉醒,衍生战气开端,是修行之始。

        到了淬骨境更是非凡,淬炼战骨,熬炼体魄,直至觉醒人族战体,虽然于道法上不及玄黄大地的龙虎与混元两境,但于生命进化上,更加鞭辟入里,是以,以浩瀚星空的人族修行法踏上道途,仅是淬骨境,就能活满两百岁,而在玄黄大地,即便身入混元,至多也就一百五十载寿元。

        淬骨之后就是融魂,九重天劫,九品战魂,初晋融魂境,第一次能够渡过几重天劫,便能成就几品战魂,能够分化的战魂分身与分身拥有的本体的修为,也不尽相同。

        融魂之后辟地,这也是以炎云部落的底蕴,能够勉强阐述清楚的最强境界。

        唯有参悟生死造化,才能够身入辟地,肉身意志重返先天,这一境共分为五步,第一步生境,第二步死境,第三步生死转涅,第四步构筑小世界雏形,第五步凝聚世界原晶,亦为辟地境大圆满,再进一步,就是真正开天辟地,打开通往开天境大能的世界。

        而无论是修行的哪一个境界,精神意志的提升,都尤为重要,在玄黄大地诸修行境界,对于精神意志的把握,就显得十分粗糙。

        在参悟当初截取的两名神族圣云将部年轻万夫长的记忆,对于开天境的只言片语,苏乞年静悟半个月,对比玄黄大地与浩瀚星空的修行,心中终于大致生出了一个轮廓。

        玄黄大地天道有缺,是以诸本源泄漏,不受压制,这便是最大的造化。

        同样,因为道法易得,修行法缺少积淀,到了元神境,因为道法的推动,每一重雷劫对于修为战力的提升,都远超融魂境,甚至到了元神大成,渡过七重雷劫,便开天辟地,成就元神小世界。

        虽然开辟出来小世界,但对比辟地境的五步修行,一步一个脚印,就显得根基虚浮,在苏乞年的参悟与推演中,元神七重开天辟地,诞生的小世界,相比于开天境大能基于辟地境五步大圆满的基础上开辟的小世界,怕要脆弱不少,或许可以碾压大多辟地境尊者,但与真正的开天境大能相比,恐怕就有所不如,即便以道法弥补,多半也有所欠缺。

        是以,苏乞年印证己身,不借用龙舟这样的外力,以他眼下一身玄黄大地的修为,摒弃残缺的半步祖禁之身,大概介乎于辟地境与开天境大能之间,若是算上残缺的半步祖禁之身,一身战力,或能与初入开天境的大能交手一二,而胜负难料。

        汲取炎云部落的藏书,很多珍稀手札,骨书玉册,对于这浩瀚星空于禁忌的划分,苏乞年也有一些了解,禁忌之下,有天才与妖孽之分,年轻禁忌开始初步打破大境界壁垒,禁忌之上超凡入圣,没有玄黄大地禁忌之王这种说法,是为圣禁,圣禁可跨越大境界逆斩强敌。

        但无论是禁忌,还是圣禁,跨越的大境界都只是指修行第五境,开天境之下,想要以辟地境逆斩开天境大能,圣禁也不行。

        至于圣禁之上,以炎云部落的底蕴,再古老的手札骨典,也难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天命九转,轮回圣者!”

        苏乞年眼中流溢精芒,关于玄黄大地的天命准圣,大概与浩瀚星空的轮回圣者一般,又称之为轮回战将,可以开辟一方至强师部,更在将部星系之上,至于玄黄大地的命准圣与这浩瀚星空偶有所闻的轮回圣者之间又有怎样的差异,以苏乞年眼下的积淀,也实难分得清,只能等日后修为境界日益精进,再进行推演。

        真龙血脉!

        而除了关于两方天地修行境界的对比与参悟,对于己身血脉中蕴藏的真龙气,苏乞年也终于有所了解。

        从百界岁月到浩瀚星空,诸天百族中,唯一与人族有所缓和,化解恩怨的,便是真龙一族。

        后来,也有真龙一族与人族通婚,血脉交融,才使得人族血脉中沾染了真龙气,乃至如他这般,得到了足够浓郁的真龙血脉之后,甚至可以化身真龙之体。

        但令苏乞年至今不解的是,真龙血脉,当初似乎被某种莫测之力禁锢在体内,直到龙冢之行开始,才一一贯通。

        且据苏乞年从炎云部落兵部石阕中翻看的典籍中所知,即便真龙一族与人族通婚,诞下的后裔也不是很多,相比于整个人族,微乎其微,是以在人界,又有人龙世家,但就不是如炎云部落这般,偏居人界星空一隅之地的小部落所能够接触得到的了。

        人族祖地!

        光明顶上,苏乞年缓缓起身,他深吸一口气,这半个月过去,他也终于明白,人族祖地到底位于何处。

        人界星空,又分为东、南、西、北四域星界,以及中域祖地。

        除了中域祖地之外,其余人界四域星界,每一域,又划分为东极、南极、北极、西极这四极星天。

        不论人界五域星界之间相隔多么遥远,就算是一域之地,四极星天之间,也都是以光年计,哪怕是开天境大能驾驭星舟,想要跨越两极星天之间的距离,到达另一片星天,花费的时间,都要以百年计。

        人界北域东极星天!

        这一刻,苏乞年目光悠远,这就是他眼下所在之地,临近人界星空边缘,他所在的炎云古星,隶属于连云星群,由连云镇兵所在的连云兵部开辟,而连云星群,又隶属于出云星系,乃出云星系境内,诸兵部星群之一,出云星系,由出云将部开辟,有开天境统兵大能坐镇。

        如此一来,他想要前往人族祖地,以目前的修为,就算是驾驭那条得自神族灵云镇兵的银色古星舟,怕是寿元耗尽,也难以成行。

        或许,自己该重走一遍修行路了。

        苏乞年露出沉吟之色,以玄黄大地的道法为根基,打散一身修为,保留光阴小世界与一身精神意志,元神退转,从浩瀚星空人族第一境开始,挖掘血脉中沉寂的战血,重凝人族战气。

        嗡!

        也就在苏乞年念动间,冥冥之中,神庭之内,传承的光明大道骤然间浮现,一道辟世之光横亘神庭两极,如一道永恒的图腾,烙印进苏乞年的心灵深处,与此同时,那阐述光明大道的经文变化,开始契合浩瀚星空,从炼血境,到淬骨境,再到融魂、辟地,乃至开天境。

        至于开天境之后的修行法,就一片空白,似乎意犹未尽,苏乞年明白,这或许才是光明大道真正的修行法,但并非是完整无缺的,只有部分修行法,另外一部分,或许只有等到他前往人族祖地,见到了那位素未蒙面的师长,才能再次补全。

        接下来的三天,苏乞年参悟光明大道,从观想辟世之光开始,再到修行第一境炼血的重重关隘,直到全部领悟,融会贯通,才开始准备打散一身修为。

        第四天午时。

        天阳当空,高悬于顶,尤其是在千丈光明顶上,金色的天阳如山岳一般巍峨,仿佛触手可及。

        苏乞年一身粗布白袍,负手而立,晶莹的黑发微漾,他抬头看天阳临世,再夺目的阳光也不能够令他闭上双眼。

        倏尔,他福至心灵,摆开起手式,打起了一门拳法。

        拳是小光明拳,当初传给玄不念,他以一身根基所创的《小光明经》中的筑基拳法。

        千丈天阙平地起,万丈神山毁于基!

        生于斯,归于斯!

        这一刻,苏乞年的眉心发光,十分绚烂,宛如一轮神日当空,神庭世界中,八尺元神熊熊燃烧,光明道火若琉璃,神圣堂皇,一道辟世之光在元神头顶沉浮,缓缓转动,似化成了一方晶莹的大磨盘,磨灭元神之光,归于沉寂。

        即便是打散一身修为,这种声势也有些出乎了苏乞年的预料。

        这一刻,炎云部落深处,一座青铜浇铸的石阕中。

        当代炎云血部族长,一名看上去约莫不惑之年的中年人霍地起身,他一身赤铜甲胄,黑发披散,面容粗犷,唯有一双眸子十分冷峻,此时看向族地数里外千丈高的光明顶,他身入融魂,精神意志天人合一,此时分明感到,光明顶上,那一位的气息骤然间迸发,炽烈如神日,几乎压迫得他精神意志都颤栗,但一瞬间又骤然间跌落,很快比之他也远远不及。(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这下境界对比你们该懂了,写到现在头都对比晕了,不到一万字,12000还差2000多,明后天补,共差3000多字差不多一章了,但十步保证,最近这个大**肯定会让你们满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