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七十三章 镇杀,心念如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br />
        这一幕,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月里,都深深烙印在五国众多年轻高手的脑海中?!醴研≌f□網 w`w`w-.fqxsw.com

        难以想象这个少年的霸道与凌厉,属于大元国二皇子的至强一拳被生生撕裂,他举拳向前,砰的一声将这位二皇子打得横飞出去,胸口血花飞溅。

        苏乞年如影随形,一只脚掌踏落,踩着其头颅落地,噗的一声没入土泥中。

        ??!

        铁汗扎怒吼,他奋力挣扎,但是苏乞年的脚掌仿佛神山一般不可撼动,将他整张脸踏进土泥中,难以翻身。

        嘶!

        刹那间,四方诸多五国年轻高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尊年轻禁忌中临近巅峰的霸主,就这样被镇压,被人踏在了脑袋上,踏进土泥中。

        这个少年到底有多强!

        就是一些年轻禁忌也显露出来难以置信之色,还有浓浓的忌惮,强如铁汗扎这位大元国二皇子也不是敌手,年轻禁忌中,放眼整个五国人族年轻一辈,怕也不会超过十人可与其比肩。

        这时,一些年轻高手方才醒悟过来,曾几何时,他们之中也有人出身微末,也如这个少年一般被人轻视,但终究于微末中崛起,而那些轻视他们的人,被远远抛在了身后,今天,踏上这座侠客岛的是他们,而不是别人。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唯一令他们心生摇曳的,就是这个少年太年轻了,但似乎达到眼下的成就也不是没有代价,观其一头白发,满身沧桑暮气,仿佛年过耄耋的老者,没有几年好活了。

        什么!

        不远处,刘清鸣呼吸粗重,他几乎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有想到,如大元国二皇子铁汗扎这样的禁忌中临近巅峰的年轻霸主也败了,不是那个苏家次子的对手。

        这就超出了他的预料,本来以为不用他出手,却没有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放开二皇兄?!?br />
        “尔敢辱我大元皇室!”

        不过不等他开口,大元皇室几位皇子与皇女就面色冰冷,出声斥道。

        不论此前铁汗扎是抱有怎样的心思,事关皇室威仪,身为皇室中人,不能不开口。

        “少年,见好就收?!?br />
        大元国大皇子开口了,语气很平静,不见丝毫愤怒,这是一名看上去身姿雄健的青年,有别于其余皇子皇女,身着三爪银龙袍,立在那里,虽然没有气机外放,却如同一座不朽的古岳,令人望而生畏?!酲尅鸱选钚 鹚低?nbsp; w`w-w-.-f`q`x-s-w-.com

        而随着这位大元国大皇子开口,一些年轻禁忌也是浑身一紧,如果说那位二皇子铁汗扎是禁忌人物中临近巅峰的霸主,那么这一位就是年轻禁忌中真正屹立在巅峰的人物,可以称之为年轻禁忌中的王者。

        大元国大皇子,铁木!

        一个听上去极为简单的名字,但对于每一个大元国年轻强者而言,都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可以算是整个大元国江湖武林同代人中的一座丰碑。

        最重要的是,这一位行事十分公正,甚至近乎偏执,眼里揉不得沙子,却也极重礼法与皇室威仪。

        所以此刻,其才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令得另外两名皇子,一名皇女蹙眉,这是不欲追究了吗?

        苏乞年也有些诧异,没想到皇室中还有这样的人物,不过终究不能撼动他的念头。

        足下发光,他动用极尽之力,噗的一声,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铁汗扎脑袋炸碎,再坚固的肉身,也挡不住此刻的苏乞年。

        大元国两名皇子,一名皇女愣住了。

        诸多皇室年轻高手愣住了。

        刘清鸣愣住了,十一皇女愣住了,刘清尘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尤为复杂,大皇子刘清洪凝神,第一次将目光完完整整落到不远处那个白发少年的身上。▽□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四方众多五国年轻高手愣住了。

        直到数息之后,都没有几个人反应过来,大元国二皇子铁汗扎,被人生生击毙在脚下,以一种极为屈辱的方式陨落。

        除了少数几个人,最先清醒过来的,却是九皇子刘清鸣,即便心中有所持,但此刻,他的心灵深处还是不可抑止地生出了恐惧之意。

        这个苏家次子,真的敢向皇族动屠刀,甚至击毙了大元国二皇子铁汗扎。

        这一刻,他不再有半点怀疑,他杀这个少年的心意有多坚凝,这个少年杀他的心只会更加不朽。

        沿着苏乞年的脚掌,光明琉璃火弥漫,神圣而光明,就如同那古老祭坛中央点燃的熊熊圣火,只是更多了一分霸烈。

        须臾间,这位大元国二皇子的尸身就被彻底焚化成灰烬,从中,苏乞年炼出一滴极为纯净的精血,明黄如玉,仿佛一条小龙,散发出深重的龙威,被他暂时锁在了光明熔炉中。

        不过下一刻,他面色微变,因为有一道难言的鹰鸣声响起,没有半点征兆。

        啾!

        这一道鹰鸣声仿佛自开天辟地之初就已经存在,在苏乞年脚下的土泥中,一团微光破土而出,宛如九天之上的星辰,升上半空,其中裹挟着一头能有四寸高的银色龙鹰,赫然是属于那位二皇子铁汗扎的神灵身。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而不等苏乞年有半点动作,那道微光就裹挟着铁汗扎的神灵身没入虚空深处,一闪而逝。

        大元国国师,天鹰!

        苏乞年目光凝重,自鹰鸣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就明白,对于自己的这位亲传弟子,那位大元国国师留下了最后的手段,他没有出手,一来是根本来不及截留,二来也没有半分把握,一位天命准圣的手段,远非是而今的他可以想象的。

        不过,苏乞年也很难想象,只剩下神灵身要如何存活,失去了肉壳,就如同渡船的旅人失去了脚下的渡船,又要如何到达彼岸,怕是终究会魂魄消散,只剩下一道真灵,投入茫茫时空长河中。

        “你不该出手的?!?br />
        铁木开口道,他看向苏乞年,这位大元国大皇子郑重道:“给你一炷香,一炷香后我会出手?!?br />
        即便面对这位年轻的禁忌王者,苏乞年也只是轻笑一声,道:“这世间哪里有该与不该,只有公道和天理?!?br />
        “你说得对,”铁木略一沉吟,竟是点头道,“一炷香,你的时间不多了?!?br />
        苏乞年深深看这位大元国大皇子一眼,此人给予他的感觉,或许不及此前超越道里的那位年轻刀客,却也有几分相似之处。

        不过即刻,苏乞年就收敛所有的念头,他目光一转,就落到前方那位大汉九皇子身上。

        刘清鸣面色微变,没想到那位大元国大皇子居然没有立即出手的意思,一炷香后再出手,这是认为他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吗?

        这时,诸多五国年轻高手面色一变,难道又要有一位皇子陨落吗?

        他们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变得无比凝重,不是为其武力,而是为其心念之坚凝,却是诸多年轻高手生平仅见。

        这世间多纷扰,红尘多羁绊,少有人能够如此知行合一,即便他们知晓,这个少年恐怕背负了远超他们想象的沉重,但能够做到这一步,有这样的念头,若是一直秉承下去,难以想象,其日后会有怎样的成就。

        当然,也有不少人知晓,这是休命刀的传人,这一门在大汉江湖武林中排名前十的不祥之刀,这是已经步入了刀劫之中,命不久矣。

        是因为命不久矣,所以才如此疯狂,还是心念如一,本性真如,不少年轻高手在思索,他们更希望是前者,这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位大汉九皇子的身上,这并非是一位年轻禁忌,又如何能够挡得住那个少年。

        甚至,就算是年轻禁忌中的霸主都挡不住,很难想象,这位九皇子要如何活下去。

        有人目光微不可查地扫过刘清洪这位当代汉天子的长子,若说生机,恐怕唯有这位龙虎榜上高居第二位的天龙拳出手才行。

        然而,出乎预料的,这位天龙拳看上去没有半点动手,甚至是开口的意思。

        刘清蝉秀眉微蹙,少女姿容倾世,此时眉眼间带着煞气,若非是苏乞年开口喝止,这里怕是少有人能够挡住她神出鬼没的瞬龙拳,尤其是注入了虚空本源之后,她这门瞬龙拳更是有了质的蜕变。

        “逆贼,你真的以为你可以杀死我!”

        这时,刘清鸣语气冰寒,他死死地盯住了朝他走来的苏乞年,手掌一翻,一口能有三寸长,青碧如玉的小剑浮现。

        不假思索,这位九皇子咬破舌尖,逼出一滴明黄的精血,缭绕龙气,滴落到这口三寸小剑上。

        无声无息的,剑身将精血吞没,既而,一道淡淡的剑吟声响起。

        随着这剑吟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古老祭坛前,诸多五国年轻高手随身兵刃的颤鸣声。

        群兵在颤栗,也如朝圣一般转动兵刃,指向那位九皇子的掌心。

        “血祭,通灵神兵!”(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汗,这一章从9点开始写,到现在,写得太艰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