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一百零一章 附体还魂,初窥十层
        (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大家都来起点订阅吧?!?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官道上,无名大阵复苏,交织出覆压一州的龙文,天子龙气,一个斩字诛妖。

        几乎笼罩整个海陵州的大阵中,苏乞年迈步于杀机四伏的阵光内,感受到剑道锋芒,毫无疑问,这是一座不知名的惊世剑阵,以天子龙气为引,彰显真龙威严。

        巴掌大的元始熔炉在苏乞年手中转动沉浮,源源不断的妖族被收取,炼化,成为一滴滴纯净的元气液。

        五名妖丁成一滴元气液,而一名寻常妖兵,就能炼出两滴元气液,伍长级妖兵能炼出五滴,百夫长级妖兵则足足炼化出来二十滴。

        大量的元气液被炼化出来,苏乞年目光湛亮,他迈步于群妖之间,这时,已经开始有妖丁被无形锋芒绞杀,成为齑粉。

        苏乞年注意到,随着他不断炼化妖族,普通妖丁可以令护龙令生出一片金鳞,妖兵就是一百片,伍长级一千片,百夫长级就是一万片。这也解释了为何他此前的护龙令上,会莫名生出三万多片金鳞。

        沿着古镇来时的路往回走,苏乞年竭力炼化众妖,但也快不过大阵的绞杀度。

        近万妖师,最终被他炼化的,只有两千余,其中普通妖兵有八十余名,妖兵伍长有十六名,妖兵百夫长有五名。番茄△小说□网 ○ w-w-w`.`f`q-xsw.com

        心神沉入元始熔炉中,苏乞年看十丈虚空中,一团纯白无瑕的元气液,足有近八百滴,嘴角就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此番虽然最终生出变数,未能真正逼迫出来极限,打破《龟蛇功》第十层的桎梏,但这近八百滴元气液,就是两万多两雪银,也未必换得到。蕴藏着极为纯净的元气,生机浓郁,或许比不上天地元始之气或生命元气,却也相差无几。

        至少在苏乞年看来。他源源不断地汲取天地元始之气,就是一整年,也不可能凑足八百滴元气液。

        且天地元始之气与生命元气都极为凝练,难以保存,若不及时吸纳。就会重新归于虚空深处,或者蒸于天地之间。

        古镇溱潼变得幽静,喜鹊湖上群鸟匍匐于沙洲之上,直到阵光敛去,才敢再次展翅。

        苏乞年行走于熟悉的麻石街上,看到街角染血,那是当初心怀侥幸,躲藏起来,不曾离开的大户商贾,眼下只剩下残尸碎骨。生机俱消。

        这就是贪婪。

        苏乞年心中感叹,众生百态,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布镇司。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一片废墟之上,除了那块破碎的青玉官印,苏乞年再看不到所谓的洞虚大阵,还有那被打开的妖兵路,虚空不波,连一丝妖气都消失不见,天穹凝碧,唯有一****日悬空。洒落下来点点金芒。

        叹息一声,苏乞年走遍整个古镇,将满地残尸与碎骨聚拢于喜鹊湖畔,取一只酒坛?;煸鹧媛湎?,焚烧成灰,再收入酒坛中。

        咚!

        酒坛封起,而后被苏乞年凌空抛入了青碧的湖水中,湖边撒一把纸钱,苏乞年刚欲转身。倏尔精神力一阵跳动,就看到湖中沙洲上,那原本一些惊魂未定的喜鹊振翅飞起,一只只落到他面前,也不怕生人,须臾间就落下了足足数百只。

        眼中精芒一闪,苏乞年就看到这数百只喜鹊朝着他齐齐点头,眼角流出血泪。

        “附体还魂?”

        苏乞年喃喃道,他精神力敏锐,隐隐洞悉虚实,刚刚聚拢的残尸碎骨,虽然很多已经辨认不清,但约莫差不多就是数百之数。

        而随着这数百喜鹊朝着他点头如躬身,冥冥之中,苏乞年感到祖窍神庭中似乎多出了一些什么,但他心神落入识海内,却又什么都没有现,只是觉得精神力比往日里更多出了几分圆融,于干涉现世一道,也更多出了几分感悟。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突如其来的收获,苏乞年沉吟片刻,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这时再看,数百喜鹊振翅而飞,眼角哪里还有半点血泪。

        “人死如灯灭,魂魄离窍?!?br />
        “古老神话传说有地府阎罗,十八层地狱,人死魂入地府,等待投胎转世?!?br />
        “执念不消,普通人的精神念头亦可慑魂驭物?!?br />
        朦胧中,苏乞年眼前有微光,于《龟蛇功》第十层,他心中生出了几分模糊的想法,但还只是镜花水月,需要悉心体悟,不断尝试,才能最终定下前路。

        小半个时辰后。

        官道上,数万镇民迁徙,离开古镇溱潼已经有了数十里。

        相比于此前的仓皇,现在就从容了许多,秩序井然,不见半分推搡与践踏。

        七名七杀剑宗弟子身上染血,此时却不见半分笑容,反而目光沉重,七人本来所知不多,眼下就彻底洞悉了虚实,虽然不能苟同,但封镇了可能存在的一条条妖兵路,就是无量功德。

        只是,七人脑海中几乎同时浮现出来一道背影,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人持刀,孤身而立,独对万妖,要为数万镇民生生杀出一条生路?!罘研∷低?nbsp; w`w`w-.-f-q-x`s-w`.-c`o-m`

        大阵复苏又沉睡,赤霄剑光照亮一州之地,在那样的威严气机下,难分敌我……

        七人沉默,突兀的人群有些骚动,七人挑眉,就心生感应,蓦地回头。

        只见夕阳下,一习暗青长袍自官道的尽头走来,身上染血,残阳如火,那影子拉得很长。

        迁徙队伍前,苏乞年与七人对视,几名七杀剑宗弟子目光黯淡,却坦坦荡荡。

        数息后,苏乞年朝着七人点点头,就抬脚迈步,不多时,他回到龙头之地。

        马车上,帘子早已被掀开,小姑娘不念远远地就朝着苏乞年用力挥动小手,稚嫩光滑的小脸带着泪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br />
        储氏与苏氏在苏乞年登上马车后就颤抖着伸出手,一人一个抓住苏乞年的手掌,两位老人捏得很紧,苏乞年可以感到二老手掌上经年的老茧,以及粗糙苍老,细密的褶皱。

        储老头儿先是不语,等到回过神来,伸手轻轻在苏乞年肩头拍了三下,喃喃道:“好,好,好!”

        说完又瞪了老妻和苏氏一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给乞年包扎伤口!”

        哪怕肉身体魄强大,在天地元始之气的滋养下诸多伤口已经愈合大半,苏乞年没有拒绝,任凭二老施为。

        之后,苏乞年又为小姑娘不念给老人灌注精神力,这一次,他精神力灌注,就生出一些异样,老人本来毫无生息的身体,慢慢多出来一些起伏,虽然只是极细微的呼吸,却也足够令得小姑娘泪流满面。

        之后,老人一只被小姑娘抓着的手握紧,又松开,小瓜娘更是惊喜莫名,这份起色比之此前,要大上太多太多。

        ……

        残阳落下,明月东升。

        海陵城城墙上,从四品的汉威将军不解莲花纹铁甲胄,立于城头之上,眺望远方,与他并肩而立的,是而今坐镇海陵州护龙山庄的最强者,端木龙主。

        这位端木龙主出身不凡,更兼智计无双,只是这驻扎海陵州的汉威将军总是生不出亲近之意。

        “禀告二位大人,白马镇的迁徙队伍至城门前,户部记载镇民六万九千八百人,实到五万一千六百人?!庇斜康巧铣乔?,已经清点完幸存者。

        从四品的络腮胡子将军蹙眉,差了近一万八千余人,除了日常在外走商队的,约莫一成七千人左右,也就是说,这白马镇在迁徙路途中,足足折损了一万一千余人。

        一万一千余人!

        不是战场上马革裹尸的兵士,那叫壮烈,而是一万一千余平民百姓,只能叫凄惨,这位一流混元境的汉威将军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悲凉之意。

        这里不是东海边疆,难以想象,边疆之地是何等惨烈,每日抵挡海外妖师,多少人族兵士埋骨他乡,尸骨无存。

        不多时,又有护龙山庄的候补龙卫登上城楼,拜见这位羽扇纶巾,风淡云轻的端木龙主,前往白马镇,一路护持镇民迁徙的八名龙卫,只剩下了四人。

        并不回头,这位端木龙主只是淡淡道:“厚葬,抚恤雪银一千两?!?br />
        候补龙卫退下,这位端木龙主方才转过身,看向身边的汉威将军,道:“将军是否觉得端木不近人情?!?br />
        络腮胡子的汉威将军略微沉默,就沉声道:“不错!”

        “那又能如何?”这位端木龙主倏尔叹息一声,他回过头,指点海陵城下密密麻麻的平民身影,道,“今天他们能站在这里,还能活着,多少兵士伏尸边疆,尸骨无人识,今日若是本龙主有一分仁慈,明日之后,就不只是从六万九千八百人变成五万一千六百人,可能是三万一千六百人,也可能是两万一千六百人,甚至一个人都没有?!?br />
        身披湛蓝莲花纹铁甲胄的汉威将军闻言深吸一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大家都来起点订阅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