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江银行抚州分行再获殊荣 2018-03-26
  • 组图:露比·罗斯随意装扮约会友人 豪车前秀美腿酷似帅气潮男 2018-03-26
  • 威尔史密斯为超级碗冠军费城老鹰打Call 好莱坞“费城老乡”集体兴奋中…… – Mtime时光网 2018-03-26
  • 小心这十种病 避免胎儿异常 2018-03-26
  • “误闯”希腊军事禁区 两名德国记者获释 2018-03-26
  • 疭絑穝籞盺币紈220隔縊刚喷 2018-03-26
  • 天水市对接关中平原城市群建设等工作 2018-03-26
  • 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曾两度为歌曲献声霍金去世音乐 2018-03-26
  • 评《狼图腾》: 朴素民族与又一次河殇 2018-03-26
  • 甲亢孕妇须了解五个注意事项 2018-03-26
  • 【百姓看两会】总书记金句暖人心 路桥员工齐欢心 2018-03-26
  • 北京就业服务月将办86场招聘会 4万余岗位供毕业生选择 2018-03-26
  • 薛定谔把妹法:两步虏获妹子芳心(附加强补丁) 2018-03-26
  • 抗战之无双战神txt下载-txt全集下载-爱奇电子书 2018-03-26
  • 30天冻肉变“弹弓”:4张图表泄密海尔冰箱科技引领地位 2018-03-26
  • 后二直选45注稳赚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11章 君生我已老

    第2811章 君生我已老

        在李悠然的大床上睡个三天,应该是很多男人都羡慕的事情。

        然而,苏锐这并不能算是睡,严格说起来,他应该是……晕过去了。

        真是悲催。

        受了内伤,连番激战,让苏锐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了,极大的透支需要长时间的调养才能补充回来。

        这三天的时间里面,李悠然怕他出问题,绝大多数时间都是陪在旁边,也幸好钟阳山上有医术高超的老道士,看穿了苏锐晕过去的本质,还好这“晕倒”很快便转化成了深度睡眠,否则早就送医院急救了。

        “师父,您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看着苏锐就好?!崩钛┱娓钣迫欢肆吮杞?,说道。

        李悠然默默的喝了口水,然后说道:“苏锐应该快醒过来了?!?br />
        她的实力高强,自然能够看出来苏锐的一些生命体征。

        醒过来了,是不是就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李雪真笑着眨了眨眼睛,俏皮的说道:“师父,苏锐这还是唯一一个能在你床上睡觉的男人呢?!?br />
        “别乱说?!崩钣迫换亓艘痪?,“被别人听到,误会了可不好?!?br />
        李雪真笑着说道:“师父,我觉得就算是被误会了也没什么关系的嘛,这几天来,虽然大家都没明着说,但是……”

        “但是什么?”李悠然反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弟子的这番话给她带来了一种颇为异样的感觉。

        “但是,你那天可是搀扶着苏锐出现的?!崩钛┱嬖俣日A苏Q劬?,“当时大家可是都看到了?!?br />
        “看到归看到,哪里会像你想这么多?!崩钣迫豢此朴锲?。

        “说真的,师父,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嫁人吗?”李雪真说道:“咱们钟阳山可没有什么不许嫁人的规定?!?br />
        “为何要嫁人?”李悠然淡淡的笑了笑,“你这丫头,莫不是因为春天来了,才问出这样的问题来?!?br />
        “师父,你这么好,谁要是娶了你,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崩钛┱婧苋险娴乃档?。

        李悠然笑了笑,眼光却落在了睡在床上的苏锐身上。

        “嫁人这种事情,我没想过?!崩钣迫皇栈亓四抗?。

        她是真的没想过。

        “师父,咱们说说贴心话,好不好?”李雪真忽然拉着李悠然的手坐下来。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姐妹了,这么多风雨都一起闯过来,关系远比其他师徒要深厚许多。

        “你想说什么贴心话?”李悠然微微的欠了欠身子,弟子忽然这么正式这么认真,让她感觉到有点不太适应。

        “师父,我可从来没见到您对异性这么上心过?!崩钛┱嬷噶酥杆杖?,“您这么守着苏锐,眼睛里的担忧我可都看见了?!?br />
        李悠然再度把目光投向了苏锐,没讲话。

        “当年胡天福那么光芒夺目,您都不会多看他两眼的?!崩钛┱嫠档秸饫?,有点愤愤不平,“这次可算看清楚这胡长老的嘴脸了,如果不是苏锐的话,我们两个都得受重伤呢?!?br />
        “嗯,确实如此?!崩钛┱媲崆岬阃?。

        “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是太大了?!崩钛┱嬗械阈挠杏嗉?,“师父,还好你当初没和这个胡天福走到一起,否则的话,他肯定不会对你好的?!?br />
        “胡天福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崩钣迫辉谒嫡饩浠暗氖焙?,脑海里面又浮现出当日苏锐替自己挡下一掌的情形。

        那一掌拍在苏锐的后背上,却让李悠然的心狠狠的疼了许久。

        “所以,苏锐是我们的恩人?!崩钣迫幌氲秸饫?,说道,“我这么照顾他,完全是出于报恩的心理,你这丫头是不是多想了?”

        “师父,您这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崩钛┱嫘ψ潘?,“师父,您是报恩,还是动情,您自己清楚?!?br />
        自己清楚吗?

        不,李悠然真的说不清楚。

        感情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师父,我觉得你和苏锐真的是天作之合?!崩钛┱嫦露司鲂?,把心中最真实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这句话就像是把一块大石头投入到李悠然的心湖中央,让她的心绪一下子就纷乱了起来。

        “丫头,你乱说什么呢?”李悠然的俏脸微微的红了一分,当李雪真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她用余光看了苏锐一下,竟是不敢再正眼看。

        “师父,我是认真的?!崩钛┱胬爬钣迫坏氖?,“这么多年来,我是再也没有见过比苏锐更加配你的男人了?!?br />
        “你这丫头,一共才见过几个男人?”李悠然又说道。

        “师父,我是认真的,说实话,我对苏锐也很有好感,但是,我觉得你们实在是太般配了?!崩钛┱婵醋攀Ω傅难劬?,“师父,如果这样错过了,你日后想起来,会不会觉得遗憾?”

        会不会遗憾?

        不得不说,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

        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的准呢?

        李悠然陷入了沉默。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下来了,太阳几乎完全躲藏到了群山之后,而李悠然脸上所升起来的微微红晕也不太能看得到了。

        “师父,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崩钛┱嫠档?,“苏锐这样的男人,可能天底下就这么一个,错过了,就没有第二个了。这辈子非要留下这么大的遗憾吗?”

        李悠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没有讲话。

        沉默意味着思索,她在认真的思索着弟子的话。

        人这一辈子就是这样,可能在很多事情上都会留有遗憾,但是,谁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明显会成为遗憾的事情发生。

        “这辈子……就这样了吧?!绷季?,李悠然终于开口。

        这语气一如外面的天色,有些沉。

        “师父?!崩钛┱娑加械阕偶绷?,“你那么优秀,我相信,苏锐断然不会拒绝你的啊?!?br />
        这妮子,竟是想要让师父去主动表白,也真是够可以的。

        悠然仙子名声在外,倾慕者无数,到头来却要被弟子“撺掇着”主动向别的男人表白,也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不,我对苏锐的情感,并没有到你所说的那个份上?!崩钣迫灰×艘⊥?,说道。

        停顿了一下,她又补充着说道:“这种感情,是需要日积月累的,我和苏锐并没有认识多长时间?!?br />
        这样说,也不知道李悠然是不是在自欺欺人。

        偏偏李雪真这个时候就表现的像个情感专家一样:“师父,有些人就算认识几十年,你可能对他也不会产生任何的感觉,有些人只是见到一眼,就一辈子都忘不掉了,感情这种事情,和时间长短并没有太严格的关系的?!?br />
        这妮子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多经典。

        一眼万年,大概就是李雪真说的那种感觉了。

        不得不说,这句话的杀伤力确实很强,让李悠然再度陷入了沉默。

        这是李悠然之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也是她从未有过的心情。

        看到她在思索,李雪真并没有再出声,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李悠然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敢于直面最深层次的情感。

        良久之后,李悠然才微微笑了笑:“你这丫头,从哪里懂得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话?!?br />
        “师父……”李雪真简直要被急死了,“苏锐可能明天就醒了,醒了他就要下山了,这辈子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再遇见,有些话你这次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机会说了?!?br />
        “雪真,你也不用再说了,这根本就不合适?!崩钣迫挥炙档?。

        李雪真无奈:“师父,哪里不合适了?我都说过了,你和苏锐之间就是天作之合??!”

        “我的年纪……恐怕都能当苏锐的姑姑了?!崩钣迫坏纳艉芮?。

        她能够说出来,就证明她真的在意。

        也许李悠然以往并不觉得年纪是个多么大的问题,但是现在看来,这已经成为了横在她和苏锐之间的一座山……不管苏锐怎么想,至少,在李悠然看来,是这样的。

        这是不可跨越的天堑。

        哪怕平时李悠然飘逸出尘,好似天宫仙子一样,可到了这种时候,她还是落入了凡尘,一些看起来很世俗的问题,却变成了最实际的阻碍。

        而且,就如李悠然所说,她可能真的不清楚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到底是怎样的。

        “年纪大点怎么了?年纪大点才会懂得照顾人??!而且姑姑不挺好的吗?小龙女还是杨过的姑姑呢!”李雪真连珠炮一般的回了好几句。

        “雪真,不要乱讲?!崩钣迫凰底?,站起身来,“我出去走走,你在这里看着苏锐?!?br />
        说罢,她便走出去了。

        李雪真对她的背影说道:“师父,你的心真的乱了?!?br />
        听了这话,李悠然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并不是你想的那样?!?br />
        站在山巅,看着月光渐渐的从云层之中透出来,把整座山都变得皎洁了许多。

        清风吹拂,李悠然静静的望着这座山,好似已经把自己融进了这一幅水墨画中。

        我曾想过与青山终老,却不知道你会闯进我的世界。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君恋天涯时,我已过海角。